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圖輯】城市森林

視聽生活

視聽生活

【圖輯】城市森林

【圖輯】城市森林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猶記得年青時,最喜歡的莫過於在一片與自然毫無違和感的綠色中玩耍,似乎在一個森林王國中釋放所有動力和青春,有種天人合一之感。可是不知為何,直至近年,我們好像生存在一個怪圈裡,人類的欲望令我們不斷用綠色去換取發展,用城市化換取天然綠,我們雖見綠色植被,但所有的綠色漸漸被城市所吞噬,固有的自然生命力已經慢慢消失。那麽現在我們究竟是擁有了?還是失去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Most Recent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