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視聽生活

視聽生活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Most Recent

最新文章

頂級膽機、平板耳機配搭單晶銀升級線:媲美發燒音響的非一般聆聽體驗?
2022年01月12日
【評測】Denon AH-C830NCW:由音響大師調聲
2022年01月10日
【CES 2022】QD-OLED、Mini LED 新技術、新尺寸 打機、睇戲更豐富選擇
2022年01月08日
【3 分鐘速報】Technics EAH-AZ60:音質出眾、ANC 降噪有驚喜、還有 LDAC 加持的真無線耳機
2021年12月29日
【評測】634ears LOAK Series:一個系列,四種聲音
2022年01月05日
【評測】Shanling M9:絕版雙 AK4499EQ 加持 可換端子旗艦大屏重料進化
2022年01月03日
【評測】Polk Audio Signa S4:串流睇片升級 3D 聲效 抵玩價入手「真」Dolby Atmos Soundbar
2021年12月31日
《22 世紀殺人網絡 復活次元》對元宇宙的想像
2021年12月24日
【評測】Cayin RU6:R2R 架構、硬件音量操控、雙耳機端子 小巧機身不妥協音質
2021年12月31日
【評測】V-MODA Hexamove Pro:滿足不同佩戴需求
2021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