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視聽生活

視聽生活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十八區風光】城鄉共生 元朗的日與夜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早在 1978 年,元朗被發展為新市鎮,開始變得不一樣。小時候,我每天都從外公位於石崗的農場,走到元朗市的大棠路飲早茶,是農村小孩子難得感受鄉郊以外環境的時刻,看到市內各種活力,當時覺得真的大開眼界。隨著時代變遷,元朗市進一步城市化,那時候的「新」,漸漸變成了「舊」,甚至慢慢消失了。可喜的是,今天的元朗,在不斷變遷之下依然充滿活力,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也有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遺蹟,繁盛之餘仍保留其樸實的一面。這天,我乘搭西鐵重回舊地,白天坐著輕鐵穿梭熱鬧的市集,晚上在佈滿繁星的南生圍,享受寧靜帶來的舒暢。城鄉共生,未來會否只是一個夢?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Most Recent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