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光影遨遊】為殘疾女兒帶來童話世界的媽媽攝影師:Holly Spring

視聽生活

視聽生活

【光影遨遊】為殘疾女兒帶來童話世界的媽媽攝影師:Holly Spring

【光影遨遊】為殘疾女兒帶來童話世界的媽媽攝影師:Holly Spring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幫女兒拍攝的這個「Whimsical Art With Heart」系列為 Holly Spring 贏得了很多獎項,不過對她來說,兩個人在拍攝的過程中所培養出來親密的親子關係,讓女兒變得更樂觀和有勇氣,這些更加重要。「Violet 是我的最愛,她對我的啟發很多,讓我可以跟隨自己對攝影的熱誠,拍攝自己喜歡的作品,並且將它們帶到大家面前。」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Holly Spring 不少相片都是 合成照 ,這幅長頸鹿「合照」比較多爭議,因為將 Violet 左右「反轉」、變成強調了有缺陷的左手,而 Spring 的回應也很有型,「只是用光和構圖上的考慮,大家無須將重點放在手上。」

現時 Violet 已經 6 歲返緊學,影相的時間少了,不過 Violet 已經長成一個、用 Spring 的言語形容係「自信同快樂滿瀉的小女孩」。

更多 Holly Spring 的作品可以在她的網站同 Facebook 睇到:

http://www.hollyspringphotography.com/

https://www.facebook.com/HSpringPhotography

Holly Spring 是一位來自紐西蘭的女攝影師,她有一個患有先天殘疾、只有右手的女兒 Violet。缺少左手在生活上的不便、來自同儕朋友的目光,可以預見 Violet 的成長會是荊棘滿途。小女兒會否失去希望?身為攝影師的 Spring 想到的辦法是,和她玩 role play 遊戲、為她拍攝一幅幅仿如童話般的作品。童話世界並不是避難所,而是要告訴她「沒有甚麼不可能」,「'disabled' is merely 'differently-abled'」。
Most Recent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