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有苦有樂:如果只談郭富城的音樂

2016年08月22日

提起郭富城,我們會稱呼他做「舞林王者」,去看他的演唱會,大部分人都是為了那些勁歌熱舞,很少聽到有人會說:我真係好想聽吓佢唱 live 唱成點。他初出道的時候,也是憑著俊俏的外表而受到注目,都是屬於「視覺」上的魅力。如果只用耳朵聽,郭富城的音樂,為香港流行樂壇留下了些甚麼?

提起郭富城,我們會稱呼他做「舞林王者」,去看他的演唱會,大部分人是為了那些勁歌熱舞,很少聽到有人說:我真係好想聽吓佢唱歌。但,要是真的只用耳朵聽,郭富城的音樂,為香港流行樂壇留下了些甚麼?

從出道說起

郭富城先在台灣出道,一年多(1991 年中到 1992 年中)便連續推出了 3 張大碟《對你愛不完》、《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和《到底有誰能夠告訴我》,如今重溫,其實並不好受,尤其是《對你愛不完》,唱功實在稚嫩得很,無法讓人聽下去。不過去到〈到底有誰能夠告訴我〉時,已展現了郭富城式的深情演繹,進步了不少,可惜這首歌太似尾崎豐的〈I Love You〉(卻竟不是改編),實在要倒扣一百萬分。

值得一提是,《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中有一首歌叫〈放下武器跟我走〉,和他最近的新歌〈舞士精神〉一樣,都是改編自〈Sealed with a Kiss〉,相隔 25 年又改一次究竟是甚麼原因呢?而郭富城為甚麼那麼「勇敢」改編這些老歌呢?他後來的〈以歌會舞〉和〈飛〉,分別改編自〈Quizás, Quizás, Quizás〉和〈¿Quién será?〉(即〈Sway〉的原版),都是經典中的經典,老實說他的版本根本不可能埋到原曲身,何苦要這樣做呢?

四個音樂人之一:C.Y. Kong

郭富城 1992 年推出首張粵語專輯,倫永亮創作的〈第四晚心情〉和〈我為何讓你走〉都算打響了頭炮,但二人的合作隨後已漸漸減少,倒是當時剛出道的 C.Y. Kong 有不少叫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較為人熟悉可能是 1994 年的〈個個讚你乖〉,但早一年在郭富城的第二張粵語專輯《沒有你的愛》中,C.Y. Kong 已參與了不少作曲、編曲工作,都十分精彩,如〈Thanks〉、〈Do Something Crazy〉和〈這一雙眼睛〉,都充滿他標誌性的節奏,可與他同期為鄭秀文寫的〈Friends〉、為許志安寫的〈反正經〉和為王菲寫的〈不再兒嬉〉相提並論,在 90 年代初來說相當有新鮮感。

在郭富城的專輯中,C.Y. Kong 一直有不少創作,個人推介的是《聽風的歌》專輯中的〈盛大獻映〉,有 C.Y. Kong 最招牌的「停頓位」,永遠能帶來一種引人入勝的感覺。翌年《愛的呼喚》專輯中的〈花〉也很出色,是首迷幻鋼琴 ballad,尾聲的弦樂部分相當好聽。

四個音樂人之二:黃尚偉

黃尚偉在郭富城的音樂歷程中的最大貢獻,肯定是〈狂野之城〉,記得當年唱片公司為了催谷這首歌,炮製了很多個 remix 版本,雖然都是為了提高播放率,原意較為功利,但當中也有不少突出之作。同年黃尚偉寫了一首不錯的快歌叫〈城不思汗〉,沒有主打,但水準其實不錯,他其後為郭富城寫的歌都沒有這一年(1994)的精彩了。

四個音樂人之三:譚國政

譚國政是郭富城合作最長的監製,較早期的代表作是〈鐵幕誘惑〉,他擅長快歌,音樂創作喜歡多搞花臣,所以和郭富城可謂一拍即合。不過其水準有點參差,而且愈後期的創作愈見平平無奇,值得留意的是同樣收錄在《鐵幕誘惑》專輯中的〈名仕閣〉,音樂本身已經有趣,歌詞就更是鬼馬,作詞的「福來邨」和「勵德邨」其實就是軟硬天師的化名,記得他們在電台節目中也曾「直擊」郭富城在名仕閣的住所嗎?

四個音樂人之四:雷頌德

純個人喜好,要選郭富城最精彩的快歌,我會選〈純真傳說〉,當年的雷頌德仍是一個能予人驚喜的作曲人。〈純真傳說〉的旋律雖然不算很突出,但編曲卻相當精彩,有如打鐵一般的節拍、狂野的銅管樂演奏、結他的 distortion,還有後半段的升 key 演繹,在當年而言都屬於破格。其餘雷頌德的佳作還包括〈天地不容〉、〈你是我的一切〉等,不過後來他主要幫黎明,和郭富城的合作就僅《純真傳說》一碟,如果他們繼續合作,會不會變成黎明、陳慧琳的 Disco 音樂?

郭富城的慢歌

郭富城也有很多慢歌,有的也很不錯(當然有更多是灑狗血式的失控演繹),譬如廣播劇《戀愛1/2》的主題曲之一〈你是我的½〉便是其中一首滄海遺珠,蔡德才的音樂甚有意境。另外〈最深愛的人是你〉的簡約電子編排,也令人想起某些黃耀明的作品。〈當我知道你們相愛〉是另一首 minor classic(意外地是小美包辦曲詞),較為克制的演繹,比起〈痛哭〉的愴地呼天,更適合郭富城,雖然他其實能唱到很高音。

郭富城的另類選擇

郭富城曾和梁基爵合作,有過幾首編曲華麗的作品,〈一變傾城〉、〈這夜心情〉和〈愛的禱告〉一併欣賞的話,也是件賞心樂事(雖然歌詞太弱)。不過,真正予人「另類」的感覺,其實是國語專輯《信鴿》中的〈叛徒〉,這張專輯不再由陳秀男主導,當時寫了王菲的〈我願意〉而走紅的黃國倫參與了 3 首歌的創作,其中〈信鴿〉和〈只要我的愛〉都是他拿手的抒情歌,另一首〈叛徒〉則走另類搖滾路線,過癮之處是不同的結他聲從左、中、右聲道遊走,編曲混音應記一功,不過可能很多人會接受不了郭富城這首歌的獨特唱腔也說不定。

YouTube 上沒有〈叛徒〉,聽住粵語版〈脫軌〉先,但編曲不完全相同,唱腔也更不易接受。

公元 2000 後只剩下舞功

郭富城主演過一部電影叫《公元 2000》,可以說是一個分水嶺,因為他在 2000 年後便慢慢走下坡了,沒有很多真正大熱的金曲,電影方面的成就更大。要不是他後來演唱會的表現(當然是指舞蹈)再次成為話題,他可能已成為全職演員了。本來很想選一首 2000 年後的好歌推介,不過反覆聆聽還是覺得沒有特別突出的,還是回歸視覺之娛好了。

文章的尾聲不妨重溫一下郭富城的精湛演技。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