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Sónar 騷前熱身 聆聽 4 張最具前瞻性專輯

2018年03月16日

去年 Sónar 登陸香港,今年再接再厲,仲有得搞,實在是樂迷福氣。雖然位置偏遠,但要看到這些優秀的電子音樂人演出,機會不多,一日半日又有乜所謂。提到 Sónar,很多人會先想起電子音樂,早前網上也有很多關於 EDM 與電子音樂區別上的討論,彷彿兩者有高有下。老實說,很多音樂人現場演出時(包括 Sónar)都想觀眾跳跳舞吧?本質沒有兩樣。事實上,Sónar 真正的意義在於其前瞻性,無論跳的、不能跳的,「向前看的」都會獲得重視(之所以音樂節當中也有很多科技玩意)。

明天 Sónar 正式舉行,溫功課是不必的了,但感受那些演出單位的突破精神還是很有意思的。本文挑選了有份參與演出的 4 個音樂單位的 4 張專輯,讓大家來一個騷前熱身。

   

Floating Points《Elaenia》

Floating Points 是來自英國的 Sam Shepherd 的化名,他有學過鋼琴,卻又同時是一名神經科學與表觀遺傳學的博士生,能文能理,可以說是近代音樂人的特色。出道初期也寫過一些很有 groove 的作品,但真正能展現他的前瞻性思維的,則是其首張個人專輯《Elaenia》,當中的電子樂章予人的感覺是夢幻的、輕盈的,卻又不失刺激感和實驗性,並糅合了 Soul、Jazz,甚至是一些很 Post Rock 的演奏風格在內,完全難以歸類。個人認為這張專輯愈夜聆聽愈美麗,Sónar 安排演出在 9pm 左右,也不錯!

   

Laurel Halo《Quarantine》

《Quarantine》稱得上是 Laurel Halo 一鳴驚人的處女作,就如標題所示,這是一張與「檢疫」、「隔離」有關的專輯,觸及到病毒、危險化學品,甚麼是精神創傷等主題,相當另類。和 Floating Points 一樣,Laurel Halo 都有一點古典音樂根底,學習過鋼琴、結他和小提琴,但她卻深受電子音樂的薰陶與影響,尤其是底特律的 Techno,以及柏林的實驗電子。《Quarantine》和一般電子音樂人的專輯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有很多人聲主唱部分,但又不是傳統的演唱方式,傾向平板、無感情(當然為配合主題),加上很迷很飄又難以觸摸的旋律、和聲與各樣音效處理,營造出一股很獨特的氛圍,完全教人耳目一新。

   

Mount Kimbie《Love What Survives》

英國二人組 Mount Kimbie 去年發表的《Love What Survives》只能用「好聽到核爆」來形容。迷離抽象的電子聲響,因為有 King Krule 與 James Blake 的客席演唱,變得時而怪異,時而 Soul 味十足。其餘作品又好像在 indie rock、跳舞音樂與實驗聲響之間徘徊,具有一定的娛樂性之餘,又能展現他們的創造力。

   

Squarepusher《Music is Rotted One Note》

很可能是這年 Sónar 最令人驚喜的演出單位,相信有一定電子音樂年資的樂迷都不會不認識 Squarepusher,他的音樂魅力非凡,影響力亦相當大。《Music is Rotted One Note》未必是 Squarepusher 最出色或最具代表性的專輯,卻肯定是最有突破精神的一張。Squarepusher 以把 breakbeats、techno、drum ’n’ bass 和爵士等不同元素共冶一爐著稱,但《Music is Rotted One Note》卻意外地以很多「打真軍」樂器為主,沒有 sequencing 沒有 sampling,整體感覺是完全變了。當然,核心的風格與個性仍存在的,更加證明了 Squarepusher 在音樂上的駕馭能力超群,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記得當年某些音樂傳媒給予很低的分數(當然也有很高的,十分兩極),爭議性很大。以 Squarepusher 來代表 Sónar 的前瞻性其實最好不過,他的演出一定要看。

提到 Sónar,很多人會先想起電子音樂,事實上,Sónar 真正的意義在於其前瞻性,無論跳的、不能跳的,「向前看的」都會獲得重視。
Squarepusher 數年前的現場演出是這個樣子,高科技感的造型會不會也出現在 Sónar Hong Kong?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