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相隔 22 年再出新碟 韋綺姍「音樂家族」各自獻技

2016年10月09日

「會唔會覺得唱〈相逢何必曾相識〉已經唱到好厭?」本來不想問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答案一定是好行貨的「當然沒有」。但我還是在訪問完結前問了。韋綺姍給我的感覺就是有話直說,沒有太轉彎抹角,雖然最後答案的確一如所料,但她說得特別真誠:「真的沒有,因為呢首歌真係帶畀我好多點回憶。」我們又何嘗不是?

因為《老表,你好 hea!》,韋綺姍再次活躍起來,更自資推出了新碟《綺麗人生》,但這卻不完全是一個商業上的考慮,也是一個心願。

從〈相逢何必曾相識〉說起

「呢一兩年唱呢首歌,好多時一唱就想喊,我希望可以一直再唱。」〈相逢何必曾相識〉於 1990 年推出,旋即大受歡迎,還把卡拉 OK 熱潮推向了高峰。當然,還有後來周星馳的《家有囍事》,也令這首歌更深刻的烙印在每個香港人的腦海裡。

兩年前,電視劇《老表,你好 hea!》又把〈相逢何必曾相識〉翻出來「搞笑」,在拍檔蔣志光的邀請下,韋綺姍更久休復出客串演出,這首經典歌曲的旋律又再一次響起。無心插柳,韋綺姍也因此得到很多演出邀請,於是她便趁這個機會,再次回到錄音室,自資推出她這張相隔 22 年的全新專輯《綺麗人生》。

這個決定不完全是一個商業上的考慮,也是一個心願。「十年前左右,我細佬已經有提過,不如叫埋大家姐一齊做一張『HiFi 碟』,家姐彈結他,佢就彈 bass。」自小韋綺姍的父母便分開,但三姊弟的感情卻相當好,無奈細佬四年前卻因病辭世,「有次佢喺做郭富城嘅 tour 期間唔舒服,本來身邊嘅人叫佢入醫院,但佢就話返酒店抖吓就得,冇諗到情況會愈來愈嚴重」,也因為這件事,這張三姊弟合作的 HiFi 碟計劃便擱置了,直到《老表,你好 hea!》之後,韋綺姍覺得是時候舊事重提,於是便跟大家姐商量,《綺麗人生》亦終於推出有期。

《綺麗人生》的真正高潮,落在最尾一曲〈Happy〉之上(不計 bonus track),韋綺姍本來只是打算跟女兒一起合唱,沒料到聽到杜自持的新編曲後,漸漸演變成一個「大家庭」project。「首歌一開頭就係 bass,我聽到嘅時候就覺得好有細佬嘅 style,於是就問杜自持,可唔可以叫埋我家姐嚟彈結他」,後來韋綺姍還請來爸爸再婚後的兩個兒子,一個吹 saxophone,一個彈琴,陣容變得更加強大,「細佬個仔唔識樂器,但有玩 beatbox,又擺埋落隻歌入面」,結果眾多家庭成員,都各自有 solo 的部分,認真「Happy」了。

與女兒同行

於是你不難發現,《綺麗人生》洋溢著的是一份愛的感覺。當然,這份感覺多少來自她的女兒黃芮琳,在這張唱片,她參與了 3 首作品的歌唱部分,其中〈Colors of the Wind〉更是獨力主唱。「大家畀佢嘅 feedback 幾好,我又唔想嘥咗佢嘅 talent,於是就讓埋畀佢唱,橫掂呢首係 disney 嘅歌!」

囡囡黃芮琳今年 20 歲,正在英國唸大學,這次客席演唱,也同時為了獲取一些工作經驗。她本身讀的是服裝設計,但大學要求在學期間要有一些工作經驗,反正唱歌和服裝設計都與藝術有關,便不妨一試。事實上,她也曾參加學校的歌唱比賽,並得到冠軍,似乎媽媽的教導真的很不錯。「好多人問我,我媽咪有無教我唱歌,其實教就無特別教,但因為佢揸車會唱歌、煮飯會唱歌、行行吓都係唱緊歌,我有時都跟住一齊唱,佢就會趁機會指點吓我。」黃芮林也有隨媽媽一起接受訪問,表現相當淡定,不難看出她對表演也有一定興趣。

韋綺姍說 ear training 好重要,所以有時會故意升 key,看看女兒「跟唔跟到」,發現原來她也很有音樂天份。兩母女還找來林子祥一起合唱,韋綺姍說一直很渴望跟他合作,而當林子祥知悉囡囡也有份參與之後,便提議唱〈三人行〉。此外,韋綺姍也跟他合唱了新歌〈沿途有你〉,都是林子祥的選擇。「本來想唱佢啲歌,但佢又唔想,但就話有一首六十年代嘅歌佢好鍾意,於是便搵人填咗中文歌詞。」〈沿途有你〉的原曲是 The Seekers 的〈Walk with Me〉,久違了的填詞人張美賢保留了原曲的意思,把這首歌曲的意境寫出來。

你可能會奇怪,怎麼不邀請蔣志光一同重新演繹〈相逢何必曾相識〉?原來韋綺姍本來也有這個意思,只是無法取得版權。「本來想揀〈相逢何必曾相識〉同埋〈城市儷人〉,但佢哋唔肯放個 right 出嚟,話首歌要保持原汁原味,唔可以畀人翻編。」但她也表示,如果把〈相逢何必曾相識〉重新改編,fans 也未必接受,蔣志光亦不一定肯唱。

當年也頗流行的〈跪在大門後〉則有放在專輯之內,但韋綺姍最初卻沒有信心能改編得好。「因為首歌幾電子,有時 live band 玩都冇嗰種感覺,好多時我堅持要唱返原裝版本。但杜自持話隻碟最好有一兩隻自己嘅歌,咁最 hit 嗰啲又攞唔到,我話呢隻都 hit 嘅,問佢有冇辦法改到。點知又真係難佢唔到,變到有少少 swing,完全改頭換面得嚟又有返原本嗰種味道,我覺得好開心。」

韋綺姍也曾有一些較為另類偏鋒的歌曲,譬如電子音樂〈眼睛起革命〉就相當獨特,韋綺姍也表示這是她自己的歌曲之中,其中一首最喜歡的,不過覺得未必適合放在「HiFi 碟」內,便選一些較「穩陣」的,除了〈跪在大門後〉之外,還有她「暫別樂壇」前的歌曲〈女人夢〉,唱起來都很有她獨特的味道,對節奏的掌握更是相當出色。

翻唱歌曲當中,有英文歌如〈Sway〉、廣東歌經典〈有了你〉和〈繾綣星光下〉等,她說所選的都是自己最喜歡的歌曲,最重要是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詳。不過,她笑言有點後悔選了〈沒有你還是愛你〉,「因為真係好難唱,有好多真假聲轉換」,另外本來也想唱〈If I Ain’t Got You〉,但因為杜自持覺得風格上與整張專輯格格不入,便沒有納入最後曲目當中。

因為《老表,你好 hea!》,韋綺姍再次活躍起來,更自資推出了新碟《綺麗人生》,但這卻不完全是一個商業上的考慮,也是一個心願。

全新的錄音體驗

韋綺姍說一切相信杜自持的判斷,自言這 22 年間,全副精神與心力都放在照顧女兒身上,已甚少留意香港樂壇,「邊樣好,邊樣唔好,有時真係唔知」,尤其她做的是一張 HiFi 碟,更不是她在樂壇活躍的那幾年所流行的東西。「真係天意囉,畀我喺街撞到杜自持」,韋綺姍回想,當初打算推出一張 HiFi 碟時,根本不知道可以找誰來幫忙。

「我一路就聽好多朋友講,而家好興靚聲碟,但我就唔知係咩嚟嘅,會問:咁係咪把聲靚就得㗎喇?」後來她知道唔係得把聲就得,錄音也要高質素才行,「但點為之高質素呢?咁我朋友就話,你嚟我屋企聽吓啦,先發現原來啲低音、中音、高音係會分得好清楚!」

韋綺姍直言她不是一個玩 HiFi 的人,這次可謂大開眼(耳)界。「杜自持畀咗好多 hints 我,佢話所有嘢愈清楚愈好,譬如我初初錄音嘅時候有好多『口水聲』,以前如果係咁,我哋要出去飲杯水或食個蘋果吸晒佢,唔可以令錄音有呢啲聲,但 HiFi 碟就鍾意有呢啲聲,甚至結他手嘅抖氣聲都照收音,我最初係覺得好奇怪。」

錄音方面也有全新的體驗。「錄音時會有個 box 喺個咪前面,你唱嘅時候如果鍾意結他大聲啲,就可以自己擰大聲啲,每條 track 嘅大細聲都可以自己控制。譬如唱快歌你都會想個 bass 勁啲,以前可能要叫人幫你校,但而家可以自己 balance。」另一樣新奇事,就是有好多咪可以慢慢試,「以前唱嚟唱去都係同一支,而家有好多選擇,杜自持仲話有一支係 vintage,要『煲』到某個溫度先會有好嘅效果。」

香港的 HiFi 碟雖然都是翻唱舊歌為主,但確實讓不少昔日的歌手得以重生。不過,韋綺姍說對新碟沒有特別期望,也沒有壓力可言,她覺得「知足常樂」最重要,唱片是否大賣不由她多想,這一刻只想「enjoy life」。「有啲嘢你估唔到,好似細佬咁,一個感冒,入埋腸,可以命都無埋。」她說未必會做下一張碟,反而希望將來女兒會自己出一張,而她就客串唱幾句。「應承咗 TVB 做《老表 3》,我想不斷試啲新嘢,將來都希望可以做吓 musical。」所謂綺麗人生,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因為《老表,你好 hea!》,韋綺姍再次活躍起來,更自資推出了新碟《綺麗人生》,但這卻不完全是一個商業上的考慮,也是一個心願。

化妝、髮型:Gary Chung@portfolio 化妝學院
服裝:Marina Rinaldi
場地:新漢建業有限公司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