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以謝安琪之名,做麥浚龍的演唱會?

2019年10月14日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01

我們喜歡甚麼?


對於「悶到瞓著」的批評,倒是有點出乎意料之外。近一兩年謝安琪與麥浚龍持續合作,那些歌曲、那些 music video,幾乎是一致好評的,你看看 YouTube 上的留言,網民都高度讚揚其製作之認真、風格之獨特,即使部分「情節」又黑又長,彷彿持續「無嘢發生」,大家也不見得「接受唔到」。而《kay... isn’t me》某程度上是這種風格的延續,理應沒有超出我們的想像太遠。

事實上,喜歡《kay... isn’t me》的都對其影像、舞台設計讚不絕口,以拼木搭建、充滿大自然氣息的舞台,簡直就像紅館嵌入了一個 K11 Musea 般的商場,那些道具裝置包括古董鋼琴、浴室,也令這份華麗感進一步提升。還有「收藏」在拼木舞台的兩支樂隊:蔡德才領軍的 10 人大樂隊及梁基爵指揮的 24 人管弦樂團,融合電子、搖滾與管弦樂的全新編曲(是的,連〈囍帖街〉、〈鍾無艷〉和〈年度之歌〉都有不一樣的編排),都讓人耳目一新。

當然,這種風格、這份嚴謹與執著,確實是很 Juno 的,觀眾也得問問自己喜歡的是甚麼,是 Juno 還是謝安琪?Juno 是在展現自己的品味,抑或在協助謝安琪表達自己,從而讓「kay... isn’t me」這個主題能夠傳達出去?我們有沒有看懂?抑或只是沉醉於華麗的包裝?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02

我們批評甚麼?


批評聲音除了過份「Juno 化」之外(大約 1/3 的選曲是麥浚龍的作品),不外乎就是與觀眾沒有交流、沒有 encore、沒有唱舊歌等等。

王菲也試過演唱會沒說太多話啊,可能只是幾句多謝、些些與 Thank You 的粵、國、英對照,謝安琪只不過去得更盡一點,真的做到「粒聲唔出」,單靠笑容與鞠躬致謝,要是話多了,氣氛就可能給破壞了。沒有 encore,又算甚麼?誰說演唱會就一定要有 encore?我甚至嫌尾場 encore 了一首〈羅生門〉破壞了這個打破既有框架的意念,怎麼又滿足了觀眾「尾場一定多啲嘢睇」的想法呢?

至於說舊歌太少,就更莫名其妙了,演唱會當然是為了推廣新作吧,只是現在太多演唱會選擇以「集體回憶」來吸引觀眾,漸漸我們都以為其真正目的是「懷緬過去」,求新求變的倒不被接受了。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03

我們眼中的謝安琪


那麼,為甚麼王菲的演唱會不多說話、沒有 encore(當然不是每一次都這樣),或是像《巡唱》那樣概念化地,以四季和重生為主題的時候,卻沒有太多批評的聲音呢?

因為,我們都知道王菲就是這樣,觀眾都很熟悉她這個「形象」,要是她談笑風生搞爛 gag,以連場歌舞娛樂大眾,反而才出人意表。謝安琪呢?觀眾認識的她就是那陣「本土味」,唱很多社會意識很強、諷刺時弊的歌,於是這次演唱會開場之前,觀眾除了高呼「光復香港」等口號、唱「死黑警」之外,也大叫「家明」,這首收錄於《Kontinue》專輯的歌,寫年輕人因為對自己生活的地方有愛,奉獻了很多,很能道出現時香港的社會狀況。

大家都想得到的是這個謝安琪,和她的歌。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04

真正的謝安琪


值得思考的問題是,這個謝安琪,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謝安琪?我們不得不承認,謝安琪一直以來獨特的個性,是周博賢塑造出來的,真正的她與這個「形象」是否一致,大概要真正認識她的人才會知道。作為樂迷,真與假也許並不重要,形象鮮明而且討好,歌曲不落俗套又有意思,不是更重要嗎?楊千嬅也說自己心口得個勇字,又要當真嗎?到頭來受傷害的不又是一眾追隨多年的樂迷?

況且,即使形象是塑造出來的,也是屬於歌手本人的,我們知道自己喜歡的是「那個」謝安琪就足夠了,儘管這個「她」可能只是周博賢。

於是,樂迷對這個演唱會感到不滿,紛紛說要「回水」,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不能只是指責他們故步自封。既然說明了是謝安琪演唱會,又怎會想到到頭來竟然不是那麼謝安琪呢?何以不說是「蒲銘心演唱會」?或強調這是「麥浚龍執導,謝安琪演出」的音樂會,會不會更好?即使我們明知謝安琪加盟「幻國文化」後多了一個(屬於麥浚龍的)面相,也大概想不到,那會是近乎演唱會的全部吧?現在我們對於眼前的這個謝安琪根本一無所知,甚至處處只讓人想起麥浚龍來,那麼對於購票看「謝安琪」演唱會的人,又公不公平?

謝安琪一連 4 場的演唱會《kay... isn’t me》惹來頗大的爭議,很多樂迷批評太麥浚龍(Juno),有的更說「悶到瞓著」,究竟是因為概念過於艱澀難懂,還是有其他原因?

05

其實那個不是我


偏偏這個演唱會最弔詭之處,就是取名「kay... isn’t me」,然後即使你有十萬個嬲咗佢嘅理由,也似乎要收返,再諗一諗。謝安琪還表示,演唱會的主題是「被誤解」,是我們一直對「謝安琪」有誤解嗎?其實那個不是她?

於是,演唱會便選來〈畸〉揭開序幕,「證實自己若名字叫 Kay 可以畸」,隨後以搖滾化了的「金曲」〈囍帖街〉和〈鍾無艷〉帶出這個不一樣的謝安琪,演唱會的第一部分就此完結。第二至五部分基本上是屬於浦銘心的故事,尤其是二、五,某程度可視作《the album》的舞台版本。倒是第三部分頗為有趣,一方面你可以視之為角色心態上的轉變,另一方面也能代表謝安琪銳意破格的心,以 4 首麥浚龍的暗黑電子作品(也是重新編曲,而且更狂),告訴樂迷她的音樂風格也可以如此不一樣。

最後一部分接連唱出 3 首金曲:〈你們的幸福〉、〈獨家村〉和〈年度之歌〉,也是整個演唱會中最「謝安琪」(我們熟悉的那個)的部分,彷彿為某個階段的自己作一個總結,她也在這個時候嘗試跟觀眾作一點眼神接觸,因為只有這 3 首歌,她才是當紅歌手「謝安琪」。

接著,她再以另一首麥浚龍的歌〈彳 亍〉表達自己將會繼續前行,而據說會收錄於謝安琪下一張(個人?)專輯的〈773312〉,就為演唱會劃上句號,代表著一個新的謝安琪已經誕生,是電子與 R&B 混合中國風,介乎 FKA Twigs 與 Ariana Grande 之間的音樂風格。

循著這個路向思考的話,就可以從「很麥浚龍」拉回「很謝安琪」的局面,過往的那個謝安琪不是真正的謝安琪,蒲銘心也不過是一個角色罷了,全新的謝安琪即將要跟大家見面。或者,這亦同時揭露了,周博賢所塑造出來的謝安琪不會再出現了,只不過香港正處於艱難時期,我們實在很想「她」再現樂壇。

不理解的是,姑且當《Kay One》時期的謝安琪是一個「形象」(畢竟新人音樂形象鮮明很重要),但如果那個不是她,再次回歸「獨立」的《Kontinue》怎麼也是相近的形象呢?那可是謝安琪自己公司的出品啊!轉變是怎樣而來的?《kay... isn’t me》沒有告訴我們。回到演唱會的層面,這個所謂「閱讀自己」的旅程算不算成功?麥浚龍及其團隊的影像、舞台、燈光有沒有好好配合或作出補充,讓主題能有效地、有力地表達出來?如果麥浚龍的味道蓋過了任何一個面相的謝安琪,還能不能算是一個謝安琪的演唱會?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