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盧冠廷:我平時好少作曲

2016年05月30日

去年盧冠廷「久休復出」,推出了睽違樂迷 22 年的新專輯《Beyond Imagination》,結果銷量奇佳,令他得到了兩個機會:一、再出一張新專輯;二、在紅館舉行兩場演唱會(6 月 10 日至 11 日)。這次訪問盧冠廷,他沒有表現很大的喜悅,或者接連做幾個訪問也太累了,反而有點看破世事的說:「因為分分鐘玩完的,人哋唔接受你就要 bye bye。」

去年盧冠廷「久休復出」,推出了睽違樂迷 22 年的新專輯《Beyond Imagination》,結果銷量奇佳,令他得到了兩個機會:再推出一張新專輯,以及在紅館舉行演唱會。

翻唱七八十年代經典

「我只係覺得我有機會做下一隻。」因為《Beyond Imagination》反應好好,盧冠廷的「復出」並不只限於一碟,今年更「打鐵趁熱」開兩場演唱會。「打算開演唱會,公司就覺得,不如喺演唱會之前出多隻碟,而做翻唱係快、靚、正,容易啲處理。」於是,續集《Beyond Imagination Too》便誕生了。

看到《Beyond Imagination Too》的歌單,選曲上非常舊,大多是 70 年代尾到 80 年代初的作品,原來並不是刻意的。「構思係,我合作過嘅歌手之中,喺佢哋嘅 catalog 裡面揀一隻我最鍾意嘅歌,然後去做呢隻唱片。」盧冠廷「合作」過的意思,是指寫過歌給他們,所以這些歌手一般是活躍於八十年代,選曲看起來便有點舊,「所以冇 90 年代以後嘅歌,其實我都好想唱 Beyond。」但其實,盧冠廷在 90 年代仍有寫歌給其他歌手,如劉德華〈情未鳥〉、上一張碟已翻唱過的陳慧琳〈我會掛念你〉等等。

盧冠廷說歌曲新舊不重要,最重要是適合他,而他又有信心處理得好,「有啲歌係唱唔到的,點樣唱個 mood 都唔會好。」沒錯,是 mood 的問題,不是技巧問題。「做過〈愛是這樣甜〉但覺得唔得。」

翻唱也有創作成份

再出翻唱碟,難免令人覺得新意欠奉,但盧冠廷說不願意重複:「唱片公司話唔介意似《Beyond Imagination》,但我永遠係想做啲唔同嘅嘢出嚟。」於是便要從編曲上著手,盧冠廷形容上次《Beyond Imagination》的編曲是較「高級」,但這次會 band sound 多啲,聽起上來沒那麼雕琢:「可以咁講啦,上次嘅 arrangement 唔係我最鍾意嗰隻,呢隻就唔同,會有種 Blues 嘅 elements 喺度,譬如〈孩兒〉、〈為什麼〉,〈Kumbaya〉都係!」

盧冠廷強調重新編曲,就要去到一個新的境界,所以他口中雖說翻唱碟「容易啲處理」,但實際上難度一點不低。況且,除了編曲外,也不是完全沒有新的元素,好幾首歌曲甚至加入了新的旋律章節在內。

聽他翻唱盧業媚的〈為什麼〉,就有一段梵文穿插其中。「呢隻歌講生老病死,意思係冇得改嘅,但我想加入希望世界和平同埋人人開心嘅訊息,於是將呢兩句說話講畀一個僧人聽,叫佢搵返個梵文出嚟,之後我就作個 melody 去 match 返首歌。我覺得整完好 exciting,突然間有個高潮喺度。」整首歌也因而變得很盧冠廷,有了自己的個性,我想,這就是翻唱歌曲所要達到的境界吧。

〈孩兒〉也一樣,盧冠廷說這首歌很難處理,「因為佢嘅框架係梗咗」,但為了令歌曲更有特色,他在中段加入一個 instrumental break,寫了新的旋律去配合原曲,「其實係難嘅,如果易嘅,咁個原創者就作咗出嚟啦,佢都作唔到,不停係咁兩段。」

去年盧冠廷「久休復出」,推出了睽違樂迷 22 年的新專輯《Beyond Imagination》,結果銷量奇佳,令他得到了兩個機會:再推出一張新專輯,以及在紅館舉行演唱會。

要給予樂迷「另一種感受」

讓翻唱不會淪為「口水歌」,是《Beyond Imagination Too》要做到的事,做「續集」看似已駕輕就熟,但盧冠廷說,歌曲被「reject」的次數比上張碟還多,不斷修改才有現在的水準,有些甚至是因「改進」而來的效果。譬如〈美麗的小姑娘〉,最初先找方樹樑編曲,但後來盧冠廷覺得可以做得更好,便加入一起做,現在就好像有兩樣不同的東西在碰撞一樣。

超越原作很困難,盧冠廷也同意這一點,但亦很有信心地說,是可以做得到的:「千挑萬選,個 melody 一定好㗎喇,係睇你想畀咩感受人。你嘅唱法、arrangement、點樣處理佢,都可以畀人另一種感受」,他說不怕改得太勁,會破壞原作的味道,「如果係好嘅,係冇問題的。好多時係因為改到不知所謂,啲人先聽返以前嗰個,只要畀到人另一種感受就完全冇問題。」

「另一種感受」,是訪問中的關鍵詞。究竟怎樣和「改到不知所謂」區分,大概就是把歌曲改頭換面之餘,能不能提煉出一種更具個性的風格出來,可能是音樂上的編排、演繹上的特色,也可能是歌曲中的訊息。《Beyond Imagination Too》能否做到這一點,就要樂迷自行感受和判斷了。

去年盧冠廷「久休復出」,推出了睽違樂迷 22 年的新專輯《Beyond Imagination》,結果銷量奇佳,令他得到了兩個機會:再推出一張新專輯,以及在紅館舉行演唱會。

專輯裡的真.新歌

更進一步,就是加入真正的新歌。《Beyond Imagination Too》有兩首新歌,放在一頭一尾,開首的〈Kumbaya〉就已先聲奪人,不單層次豐富,有六十幾七十條 tracks,intro 盧冠廷更以人聲代樂器,相當特別。「本來係想搵個結他手彈出嚟,點知佢彈極都彈唔到我想要嘅嘢,結果我咪拎起個咪,示範畀佢聽囉,但最後竟然就用咗,哈哈!因為仲夾成個畫面,嗰種 human、organic 嘅感覺,強過你搵個電結他彈出嚟,有啲意外驚喜!」

〈Kumbaya〉意指 come by here,是一首呼籲關注地球生態的歌曲,靈感來自著名新聞圖片《The Starving of Sudan》,「前身係一首英文歌,講沙漠化,地球被斬晒啲樹,我講咗個故事畀潘源良(袁兩半)知,佢就調轉嚟表達,但都係同一個意思,講我哋要愛惜生命,愛惜呢個地球。」盧冠廷笑言沒有找太太唐書琛填詞,是因為她寫不出來,「佢唔寫呢啲 topic,佢話佢發揮唔到」,不過,為專輯收尾的〈你今天快樂嗎〉仍有唐書琛的手筆,講伴侶同渡半生,相當動人,猶如〈陪著你走〉的延續篇。

兩首新歌都是之前寫落,盧冠廷說如果要做一張全新的專輯,便要新作。他說自己平時好少作曲,有「需求」才會寫,「我只係不停研究音樂嘅人,因為我係 100% 掌握晒寫歌呢樣嘢,無需要不停咁寫,不停寫嘅人係因為佢哋未曾寫到一隻好歌,所以先不停咁寫,希望寫到好歌」,說著說著,坐在旁邊的唐書琛說了一句「籌備中」,盧冠廷沒有理會:「如果做一隻碟全部都係我嘅歌,十隻我都要係經典 quality 我先會做。」

一張全新歌的大碟是否推出有期仍是未知之數,世事何曾是絕對?正如問他有沒有信心《Beyond Imagination Too》能有同樣的佳績,他也說不敢有任何期望:「世事係無絕對嘅,你估上次賣得好,今次又會賣得好咩,千祈唔好咁期望,總之做到最好就得,我已擺晒 100% 嘅心血喺裡面。」語氣流露著的那份灑脫,真的很盧冠廷。

去年盧冠廷「久休復出」,推出了睽違樂迷 22 年的新專輯《Beyond Imagination》,結果銷量奇佳,令他得到了兩個機會:再推出一張新專輯,以及在紅館舉行演唱會。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