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影評】《詭屋驚凶實錄:魔旨》:經典有需要致敬經典嗎?

【影評】《詭屋驚凶實錄:魔旨》:經典有需要致敬經典嗎?

單計恐怖類型,《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已貴為全球第二大賣座系列(只輸給《哥斯拉》),不說正傳,外傳來講只計一隻鬼娃娃 Annabelle 已賺個盤滿缽滿。無他,正傳改編真實事件,內容引人入勝,自然容易衍生副產品。而正傳中華倫夫婦幫助的家庭,背後都有其故事,不是為嚇而嚇;氣氛營造方面,節奏控制得宜,即使明知是 jump scare 套路,簡單的玩具車閃燈已令人不寒而慄(第 2 集),美中不足是唯獨未詳述華倫夫婦的過去。

講恐怖類型,荷里活常見的類型作品多數流於「嚇」的層面,除此以外就是人魔大戰,並從中去講惡鬼/惡魔的過去;《詭屋驚凶實錄》特別之處,是更強調受害家庭的背景與遭遇,為何他們有值得緩助的原因,並由此導入劇情,再配以驚嚇的視覺與聲音特效。

來到第 3 集《詭屋驚凶實錄 3:魔旨》(The Conjuring: The Devil Made Me Do It),講的是由惡意詛咒引發鬼上身而發生的謀殺案;華倫夫妻的對手不再是惡靈,而是身份不明的施咒者。於是,電影一開始 30 分鐘後就脫離前兩者的凶宅困獸鬥套路;華倫夫妻擔當偵探角色,調查施咒者的身份與意義,感覺上是《X 檔案》(The X-Files)的套路,視覺或聽覺的驚嚇成份,比上兩集還要少。當然未至於沒有,一開場華倫夫婦驅魔大戰惡鬼還是震撼,小朋友全身扭曲,觀眾怕怕。

單計恐怖類型,《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已貴為全球第二大賣座系列(只輸給《哥斯拉》),不說正傳,外傳來講只計一隻鬼娃娃 Annabelle 已賺個盤滿缽滿。無他,正傳改編真實事件,內容引人入勝,自然容易衍生副產品。而正傳中華倫夫婦幫助的家庭,背後都有其故事,不是為嚇而嚇;氣氛營造方面,節奏控制得宜,即使明知是 jump scare 套路,簡單的玩具車閃燈已令人不寒而慄(第 2 集),美中不足是唯獨未詳述華倫夫婦的過去。

今集比較顯眼的特點,還在於對同類型經典作品的致敬位。最明顯的一定有《驅魔人》(The Exorcist )和《鬼驅人》(Poltergeist),然後有類似《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的水床,極端的藍紅色彩對比及被猛鬼附身者的扭曲身體,有原版《陰風陣陣》(Suspiria)的影子;而咒詛涉及的邪教,以至戲中最後出現的邪教祭壇,容易令人聯想前幾年的《祖孽》(Hereditary)。認真講,由溫子仁領軍的《詭屋驚凶實錄》,本身已具備創造標誌的能力:鬼娃娃與鬼修女,享有高人氣之餘,更有足夠的觀眾群支撐外傳作品;何以今次要將致敬位擺在前頭呢?是害怕觀眾厭倦系列的既有公式嗎?還是擔心欠缺長壽賣點所致?

並不是說這系列已去到盡頭,驅魔與詛咒依然有其吸引之處,以至藉著研究邪教的神父,以及重提華倫夫婦年青時代,都是觀眾感興趣的地方;但長此下去,怎樣在類型中特立獨行,才是保持系列新鮮感需面對的挑戰。

單計恐怖類型,《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已貴為全球第二大賣座系列(只輸給《哥斯拉》),不說正傳,外傳來講只計一隻鬼娃娃 Annabelle 已賺個盤滿缽滿。無他,正傳改編真實事件,內容引人入勝,自然容易衍生副產品。而正傳中華倫夫婦幫助的家庭,背後都有其故事,不是為嚇而嚇;氣氛營造方面,節奏控制得宜,即使明知是 jump scare 套路,簡單的玩具車閃燈已令人不寒而慄(第 2 集),美中不足是唯獨未詳述華倫夫婦的過去。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