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影評】《我的超豪男友》:大家都是中國人,就是要分得那麼細

【影評】《我的超豪男友》:大家都是中國人,就是要分得那麼細

2018 年,在香港,隨便說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視乎場合和聽眾,得到的可能是掌聲,也可能是噓聲。《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中,在美國出生,只能說幾句爛國語的女主角 Rachel(Constance Wu)卻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理據?她是經濟學教授,她有乳糖不耐症。如果對西方生活完全不了解,聽到這句對白可能會摸不著頭腦。經濟學?乳糖不耐?關甚麼事?其實這是西方人怎樣看中國人:他們都很有數學頭腦,他們都不喝牛奶。

搞通了這點就知道《我的超豪男友》出現不單純因為強國崛起,連外國人都要看中國人的故事。這其實仍是一個外國人怎樣看中國人的故事,尤其是華裔美國人怎樣看他們心目中真正的中國人(或亞洲人)及他們想像中真正的中國人亞洲人又怎樣看自己的故事。

大家都是有錢人,就是要分得那麼細

《我的超豪男友》眾多角色和演員都是形形式式的華人。有美籍華裔、新加坡華裔、台灣、香港⋯⋯演員更來自五湖四海,共通點是都是黃皮膚,黑眼睛,典型的華裔臉孔(飾演佩琳的 Awkwafina 除外,但那頭金髮是造型,她本身也是黑髮)。

《我的超豪男友》故事最大的衝突來自女主角 Rachel 和楊紫瓊飾演的 Eleanor。Rachel 自覺是中國人,跟男友 Nick(Henry Golding)真心相愛,兩個人相處,有愛就夠了,不會去想配不配得上的問題。Eleanor 眼中 Rachel 卻是黃皮白心,骨子裡已經是美國人,只追求自己的快樂和理想,不會像她一樣事事以家族為先,所以不能做楊家的媳婦。這除了是最老套的兩代婚姻觀,更包含了華裔美國人的身分矛盾:中國人看我是美國人,美國人看我卻是 Chinese。

2018 年,在香港,隨便說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視乎場合和聽眾,得到的可能是掌聲,也可能是噓聲。《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中,在美國出生,只能說幾句爛國語的女主角 Rachel(Constance Wu)卻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理據?她是經濟學教授,她有乳糖不耐症。如果對西方生活完全不了解,聽到這句對白可能會摸不著頭腦。經濟學?乳糖不耐?關甚麼事?其實這是西方人怎樣看中國人:他們都很有數學頭腦,他們都不喝牛奶。
搞通了這點就知道《我的超豪男友》出現不單純因為強國崛起,連外國人都要看中國人的故事。這其實仍是一個外國人怎樣看中國人的故事,尤其是華裔美國人怎樣看他們心目中真正的中國人(或亞洲人)及他們想像中真正的中國人亞洲人又怎樣看自己的故事。

《我的超豪男友》除了有形形式式的華人,還有形形式式的有錢人。電影用層層遞進的手法,滿足觀眾看上流社會生活的欲望。Rachel 雖然不是有錢人,但很年輕就做到教授,電影開頭她跟男友 Nick 的生活也是中產品味,想不到很快她在電影中就被定位為窮人。故事寫她跟 Nick 回新加坡參加 Nick 好友的婚禮兼順道見家長,航空公司安排他們坐頭等,她才第一次意識到 Nick 家境富裕。到埗後她先去探望大學同窗佩琳。佩琳的家以凡爾賽宮為設計藍本,已經很豪很誇張,但當佩琳聽到 Rachel 的男朋友原來是 Nick Young 時,她驚訝得下巴掉在桌上。果然,晚上 Rachel 到楊家參加晚宴,那氣派跟佩琳家的炫富比,又是另一個層次。

撇開身分和角度的問題,《我的超豪男友》不失為一齣有娛樂性的商業片,雖則那些炫富場面太多太密,有點膩。劇情大路得來尚算紮實,有 Rachel 和 Nick 的青春童話愛情,又有 Astrid(Gemma Chan)和丈夫 Michael(Pierre Png)較成熟和現實的愛情副線。演員表現方面,楊紫瓊果然演出身價,既有貴婦的氣派,演出又有層次,較一眾年輕演員出色。還有在《盜海豪情:8 美千嬌》(Ocean's 8)演扒手的 Awkwafina,這次染了一頭金髮我就認不出她,唯獨急口令的說話方式依舊。佩琳是很討好的角色,樣子清秀又能搞笑的女演員從來罕有,Awkwafina 個別場面比女主角更搶鏡。

2018 年,在香港,隨便說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視乎場合和聽眾,得到的可能是掌聲,也可能是噓聲。《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中,在美國出生,只能說幾句爛國語的女主角 Rachel(Constance Wu)卻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理據?她是經濟學教授,她有乳糖不耐症。如果對西方生活完全不了解,聽到這句對白可能會摸不著頭腦。經濟學?乳糖不耐?關甚麼事?其實這是西方人怎樣看中國人:他們都很有數學頭腦,他們都不喝牛奶。
搞通了這點就知道《我的超豪男友》出現不單純因為強國崛起,連外國人都要看中國人的故事。這其實仍是一個外國人怎樣看中國人的故事,尤其是華裔美國人怎樣看他們心目中真正的中國人(或亞洲人)及他們想像中真正的中國人亞洲人又怎樣看自己的故事。

其實,我們都是混血兒

《我的超豪男友》用了很多老歌,包括〈何日君再來〉等。電影中後段,Rachel 狠下心腸,要以最美麗的樣子在婚宴出現,老友佩琳找來Oliver(Nico Santos)和一班姨媽姑爹給她形象大改造。這段不斷轉造型的戲拍得像MV,配上的歌是葉蒨文的〈200 度〉。

〈200 度〉節奏輕快,很配合不斷換衫的氣氛,但細聽歌詞,那是講述情慾升溫的歌,跟戲的內容完全不夾。為甚麼導演會選了這首歌?

追本溯源,〈200 度〉是改編歌,原曲是 Madonna 的〈Material Girl〉,直譯就是拜金女。Rachel 被人看輕是掘金女郎,為了錢才跟 Nick 一起,原本滿肚冤屈,現在索性豁出去,你說我拜金,我就渾身戰鬥格出現吧。

〈200 度〉歌詞中英夾雜,尤其副歌部分,一句中一句英,是很獨特的港式歌詞,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大概也只有在美國唸大學的林振強會這樣填詞,盧國沾鄭國江黃霑都不是這種風格。葉蒨文、林振強、Crazy Rich Asians 原作者 Kevin Kwan、導演 Jon M. Chu,甚至一眾主創演員,不同程度上,全都是精神上的混血兒。導演選了這首歌,貼切之極。

2018 年,在香港,隨便說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視乎場合和聽眾,得到的可能是掌聲,也可能是噓聲。《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中,在美國出生,只能說幾句爛國語的女主角 Rachel(Constance Wu)卻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理據?她是經濟學教授,她有乳糖不耐症。如果對西方生活完全不了解,聽到這句對白可能會摸不著頭腦。經濟學?乳糖不耐?關甚麼事?其實這是西方人怎樣看中國人:他們都很有數學頭腦,他們都不喝牛奶。
搞通了這點就知道《我的超豪男友》出現不單純因為強國崛起,連外國人都要看中國人的故事。這其實仍是一個外國人怎樣看中國人的故事,尤其是華裔美國人怎樣看他們心目中真正的中國人(或亞洲人)及他們想像中真正的中國人亞洲人又怎樣看自己的故事。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