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美劇】《艾蜜莉在巴黎》:用童話告訴你世界再無童話

2020年10月19日

一個在大城市長大,二十多歲,從未踏足過歐洲的少女去巴黎生活一年,臨出發前南瓜仙子出現,許她三個願望,她會怎樣選?一到步就遇上俊俏的鄰居,一見鍾情,對方辰時卯時會煎奄列給她做早餐;獲法國總統夫人轉發 Instagram,followers 幾何級數上升,晉身 influencer;跟符號學教授熱戀,擴闊眼界然後識破中年學究的傲慢虛偽;窺探到荷里活巨星私隱,順手拍照出 post 上位;邂逅神秘酒莊繼承人,浪漫一夜情;結識富有又心地善良的閨密,極速打入巴黎上流社會;跟傳奇設計師結成忘年之交;被傳奇品牌繼承人熱烈追求;不花一分錢穿上仿如度身訂造的高訂時裝⋯⋯以上種種,Emily(Lily Collins 飾)不用選,短短幾個月她全做到了,還未計那不知藏在哪裡,容量深不見底及相信價格連城的衣櫃。

《艾蜜莉在巴黎》是比灰姑娘更像童話的現代童話,最大分別是灰姑娘只有一個王子,Emily 在巴黎是天天都會遇到王子,每個王子都喜歡她。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是比灰姑娘更像童話的現代童話,最大分別是灰姑娘只有一個王子,Emily 在巴黎是天天都會遇到王子,每個王子都喜歡她。灰姑娘尚且要應付惡毒的後母,Emily 的上司 Sylvie(Philippine Leroy-Beaulieu 飾)平時雖然刻薄,緊要關頭還是由她拯救 Emily。灰姑娘有兩個又醜又壞的姐姐,Emily 在巴黎的兩個好友,Mindy(Ashley Park 飾)和 Camille(Camille Razat 飾),一個聽她訴苦給她心靈依靠,另一個直接在事業上幫助她。正如 Emily 在劇中說,美式愛情喜劇就是給人希望,讓人逃離生活(escape life)。這方面,《艾蜜莉在巴黎》完全做到,甚至超額完成。

如果你能相信。但亦正如她的法國同事 Luc(Bruno Gouery 飾)反駁,「你永不能逃離生活。」(You can never escape life.)

為大品牌服務的「素人」

撇開感情線不談,《艾蜜莉在巴黎》有關 Emily 事業的主線就是盲拳打死老師傅。Sylvie 優雅又有品味,經驗豐富,對 Emily 倚賴社交媒體的行銷策略嗤之以鼻,但事實證明時代變了,Emily 這種簡單直接的策略才湊效。這種初生之犢不畏虎,關過關打大佬的戲的確能振奮人心(又是如果你能相信)。

但《艾蜜莉在巴黎》真的是在歌頌新世代的力量嗎?抑或只是一齣為大品牌服務的商界維穩劇?年輕人、素人、普通人、新概念,這些在時尚界到底有甚麼地位?

整齣劇稍能牽動我心的一段對白是第六集,Emily 走到劇院的包廂找傳奇設計師 Pierre Cadault(Jean-Christophe Bouvet 飾),向他解釋為何自己的手袋會有一個低俗的仿名牌吊飾。普通人家的少女買不起 Pierre Cadault 的設計,只能到廉價連鎖店尋寶。買仿製品是對名牌的膜拜,不是侮辱。這段對白闡釋了名牌、傳媒、大型連鎖店和一般消費者的共生關係,也算寫得情真意徹。它還教我想起《穿 Prada 的惡魔》中總編 Miranda 向新丁 Andy 解釋她身上那件蔚藍色毛衣跟高訂時裝的淵源那段戲。不過兩段對白,演繹者分別是神級梅麗史翠普和演技滯留在擠眉弄眼層次的 Lily Collins,即使內涵相若,實際效果卻頗有距離。

《艾蜜莉在巴黎》是比灰姑娘更像童話的現代童話,最大分別是灰姑娘只有一個王子,Emily 在巴黎是天天都會遇到王子,每個王子都喜歡她。

素人的品味即使初期能衝擊名牌的審美觀,最終還是會被名牌吸納利用。社交媒體上一眾 KOL、stylist、influencer,靠獨特品味出位,目標還是被名牌公關看中,得到贊助。因為被納入體制中,他們的品味才能轉化成真正收入。而一旦接受贊助,他們的品味也會受到制肘,不能太顛覆得罪贊助的品牌,甚至要將贊助衣服整套穿上身,獨特品味配搭不再。

這樣就完全明白了《艾蜜莉在巴黎》高潮和結局的含意。老佛爺般的 Pierre Cadault 最後關頭逆轉勝,代表新勢力的 Grey Space 被弄得灰頭土臉,那些顛覆、衝擊和諷刺,都被大品牌挪用,為古老品牌注入活力。所謂 new god 和 old god,誰是時尚教主,不是看誰的設計最漂亮最新穎,而是誰的設計最貴及最重要的,最難買得到。

用主角 Emily 代表新世代營銷概念,用她的成功去鞏固舊勢力的神級地位,這種意識形態,我覺得很沮喪。

創作良心與合理性

執筆之日,看到報導說《艾蜜莉在巴黎》極可能打破 Netflix 的觀看人次紀錄。可能受疫情影響,大家都少出街,彷彿全球都在看《艾蜜莉在巴黎》,不過有關此劇的評語是好壞參半,最多人詬病的就是主角 Emily 的衣著。

我見英國有報章評《艾蜜莉在巴黎》是最不時尚的時尚劇(the most unfashionable ‘fashion’ watch of the year),香港也有專欄作家寫 Emily 的衣著在巴黎完全不入流,擔心她會被劫財不劫色。我覺得大名鼎鼎的 Patricia Field 不可能不知道真正的巴黎時尚是甚麼樣子,她是有意讓 Emily 不夠時尚,畢竟她是來自芝加哥的女孩,而芝加哥不以時尚見稱。但她的打扮除了不夠時尚外,真能反映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在巴黎的生活嗎?

這個問題又回到品牌、傳媒和消費者的共生關係。Lily Collins 跟 Chanel 淵源深厚,十八歲時已獲品牌選中穿上它的晚裝出席舞會,之後多次擔任品牌大使。Chanel 以至各大品牌對此劇的贊助我從官方渠道無從得知,但 Emily 滿身名牌穿梭巴黎大街小巷,心口看到孖 C logo 是不爭的事實。《艾蜜莉在巴黎》十月二日在 Netflix 上架,兩三日後各大傳媒已圖文並茂解構 Emily 身上每套衣服的來歷品牌配搭。真有編輯這麼熱心第一時間煲劇然後做時裝偵探查探每套衣服的來龍去脈?都是業配文吧了。

這就解釋了為何 Emily 總會穿著跟她身份收入不相稱的名牌衣飾,沒有駕車,走在巴黎的鵝卵石街頭依然不放棄她的斗零踭,換雙平底鞋,因為贊助呀!贊助商要他們的產品得到最多最好的曝光,創作人又不介意犧牲角色的合理性。

《艾蜜莉在巴黎》是比灰姑娘更像童話的現代童話,最大分別是灰姑娘只有一個王子,Emily 在巴黎是天天都會遇到王子,每個王子都喜歡她。

Emily 徹頭徹尾就是一個不合理的角色。她天天遇到愛上她的王子算她麗質天生運氣好,但她的公關智慧呢?第九集,任何一個觀眾看見 Grey Space 在拍賣會出現都料到會發生甚麼事吧?還有那句畫出腸的對白,「我們因為 Pierre Cadault 而來。」為甚麼 Emily 可以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到 Emily 穿上那襲 Pierre Cadault 的高訂禮服,慈善拍賣會主席輕輕吐出一句,「哎呀,xx(原本要穿這件衣服的名媛)一定擠不進這條裙子。」給活動嘉賓找贊助衣服卻沒有搞清楚嘉賓的尺碼,這可以是核爆級的公關災難呀!為甚麼編劇又可以為了一句不算witty甚至老掉大牙揶揄中年婦女的對白暴露Emily的弱點?完全不合理!

再跟大家分享一個發現。我因為寫這篇文,去 google 鍵入 Lily Collins Chanel,你猜下一個最常出現的關鍵字是甚麼?Gabrielle!不是劇中的靚仔廚師 Gabriel,是女性名字 Gabrielle,是 Chanel 創辦人出生時的名字,也是品牌旗下一款香水和手袋的名字。Lily Collins 曾被多次拍到手上拿著不同質料的 Gabrielle 手袋(肯定又是贊助),《艾蜜莉在巴黎》出現之前,Lily Collins 跟 Gabrielle 這個名字已有獨特的關係。Chanel 擁躉可能會覺得男主角也「剛巧」叫 Gabriel 真是天衣無縫,tongue in cheek,會博得他們會心微笑;我看卻是斧鑿得近乎低俗。

創作良心,這跟作品質素沒有直接關係,但我天真,我仍然會偏愛那些很有良心的作品。我希望作品就是簡簡單單,一個創作人自己很想說的故事,不為討好任何人而寫。次一級是討好觀眾的故事,會計算觀眾的反應調校故事發展。再次一級就是討好贊助商的故事,在這層面上,看到 Emily 滿身和收入不相稱的名牌跟看到《愛回家》幾個島大學生一人捧著一罐鉅記蛋卷,其荒謬感是一樣的。

當然,這還不算最沒良心的創作,最底層最沒良心的是討好政權的創作。

《艾蜜莉在巴黎》是比灰姑娘更像童話的現代童話,最大分別是灰姑娘只有一個王子,Emily 在巴黎是天天都會遇到王子,每個王子都喜歡她。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