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樂評】方大同《JTW 西遊記》:充滿野心之作

2016年10月02日

成立了自家廠牌「賦音樂」的方大同,開始走向完全自我的階段了。作為一個創作人,這無疑是一件好事,可以更隨心所慾去實驗,把自己心裡所想的忠實地做出來;然而,聽慣他的 Soulful 情歌的樂迷,也許就會有點不慣了。但無可否認,《JTW 西遊記》確實是一張精彩絕倫的佳作。

成立了自家廠牌「賦音樂」的方大同,開始走向完全自我的階段了,聽慣他的 Soulful 情歌的樂迷,也許愈來愈不慣了。但無可否認的是,新碟《JTW 西遊記》實在是一張佳作。

方大同真正接近大眾口味的是前四張專輯:《Soulboy》、《愛愛愛》、《未來 Wonderland》和《橙月》,當然,所謂「接近」是相對的,他寫的畢竟不(完全)是典型的中文流行曲式,有很強烈的七十年代騷靈音樂影響,也不算是主流華人樂迷的口味(香港就更少)。然而抒情歌曲向來較為人接受,加上部分本地傳媒力捧,方大同這個名字便逐漸受到注目。《橙月》徹徹底底的浪漫情歌路線,更讓他打開了台灣市場,但當時在香港已有一些「他是不是太重複自己」的聲音了。

記得方大同初出道時有人拿他跟周杰倫比較,他就說:「周杰倫的音樂是創新的,我的是復古。(大意)」即使後來他做了一張以結他主導的《15》,變得較為搖滾,本質上都是復古的。《回到未來》是有點尷尬的過渡性專輯,但卻是他銳意突破的開端,到了《危險世界》便真正予人脫胎換骨的感覺,不單編曲上的精緻完全超越過往任何一張專輯,更有不少真正「與時並進」的新音樂嘗試如 PBR&B 等,絕對叫人眼前一亮(但又有人嫌他回不去從前了)。

《危險世界》並沒有為方大同帶來很多讚賞的聲音,我想,一方面是音樂上沒有去得很盡,還是要以「章節式」的方法,包含他不同音樂階段的風格(PBR&B、復古騷靈、帶點中國風的 ballad 等),另一方面亦因為那些「新音樂」還沒有發揮得很淋漓盡致,rapping 部分更有不少批評。然而個人依然認為,這是一張被低估了的作品。

新碟《JTW 西遊記》某程度上延續了《危險世界》,著重編曲,有很精良的製作,而且野心更大,以華語樂壇上罕見的雙唱片形式推出,把方大同所有想做的概念、構思、元素共冶一爐。據他表示,「Black」會較為摩登、現代,有更多新的嘗試,「Gold」則是那些所謂「復古」的歌曲,比較「經典」。但大家別誤會,那不是快歌與慢歌的分類方式,兩張碟都有充滿節奏感的歌,同時也有慢板情歌,怎樣才算「新」,怎樣才算「舊」,成為了樂迷議論紛紛的地方。

事實上,驟耳聽來,「Black」和「Gold」沒有很明顯的風格分野。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新的嘗試不代表完全革新,它們也可以有舊的元素在內(怎可能是百分百新呢?Neo Soul 也是從 Soul 演變出來啊);復古的歌曲也未必沒有新的東西在內,譬如有些歌曲的架構是舊的,但在製作層面卻是嶄新的,像放在「Gold」開首的〈All Night〉,雖然是一首 70 年代的 Funk,但編曲上卻並非用真鼓做節奏的部分,反而以鍵琴取而代之,但為了捕捉那個時代的氣息,又故意不做 quantization 以免感覺太過工整,手法上可以說是有新有舊。

成立了自家廠牌「賦音樂」的方大同,開始走向完全自我的階段了,聽慣他的 Soulful 情歌的樂迷,也許愈來愈不慣了。但無可否認的是,新碟《JTW 西遊記》實在是一張佳作。
成立了自家廠牌「賦音樂」的方大同,開始走向完全自我的階段了,聽慣他的 Soulful 情歌的樂迷,也許愈來愈不慣了。但無可否認的是,新碟《JTW 西遊記》實在是一張佳作。

「Black」和「Gold」是一個較為大方向上的分野,我不知道方大同當初創作時是否早已有這個概念,不過現時大致上予人的感覺是說得過去的。譬如「Black」內基本上都是節奏新派的東西,前半部分尤其出眾,如〈Ring Finger〉的編曲就很豐富多彩;後半部分則以 PBR&B 和 Neo Soul 為主,這些近年在美國甚為火熱的音樂類型,大概沒有一個華人歌手比方大同做得更好了。

「Gold」則是七十年代 Funk 和 Soul 為基調的部分(還有一些《15》時期的藍調結他演奏),有些節奏做得很出色,譬如帶點懷舊 disco 風的〈很不低調〉的副歌便很有 groove,不斷重複「很不低調」那一節相當入腦,最尾來一段藍調結他演奏更是精彩非常。另外,〈黑夜〉尾聲的音效與和聲也處理得充滿層次,十分搶耳。這張碟客席獻聲的王詩安、Fifi Rong 和張靚穎,都有令人滿意的表現(Fifi Rong 的聲音實在太迷人了)。

《JTW 西遊記》是一張節奏主導的專輯,在歐美來說很常見,但在華語世界的例子卻較少,我們都太著重旋律了。不是說節奏比旋律重要,但音樂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存在形式,樂壇也不應該只是獨沽一味。況且,我們都聽得太多那些所謂金曲的倒模旋律了。《JTW 西遊記》唯一以旋律主導的歌曲是〈放不過自己〉,相信也是方大同一個保險的舉動,不過這首歌在漂亮的弦樂包裝下,還是不落俗套的。

有些人或會覺得歌詞部分較弱,而這也是《危險世界》為人詬病的地方,但個人覺得沒那麼差,甚至認為,這次在曲詞的搭配上比過往顯得進步,只是整張專輯沒有很鮮明的主題,未能凝聚出更大的能量而已。香港樂壇向來有重詞輕曲的問題,而且有愈趨嚴重的跡象,為什麼我們可以接受歌詞很出色很有意思,但音樂上平庸,卻不認同那些音樂上很出眾,但歌詞較為平凡的作品呢?而歌曲的本位,應該是音樂才對啊,即使那是流行音樂。

新專輯唯一較為「貨不對辦」的地方,可能是那個中西合壁的概念。雖然方大同也曾解釋,他強調的是多元文化,而非純粹中西融合,但無論是哪一個層面,其實都只是語言上的混合罷了,音樂上並沒有很有力地體現到這一點。只能說,這個概念有點被過分吹捧了,讓人期望有了一點落差。當然,與杭蓋樂隊合作的蒙古搖滾之作〈醉〉是有這個傾向的(也僅此一曲),但整體上與專輯格格不入,風格上也太過杭蓋,即使中段加插了一節英語騷靈段落,還是沒有很強的文化交流意味。只是不得不承認,這首歌曲放在方大同的專輯裡,確實有讓人感到驚訝。

然而,我認為這是小瑕疵罷了(儘管也是沒能給予更高分數的原因),如果過於執著專輯概念這回事(不是說它不重要),其實也和過分重視歌詞沒有兩樣,不能自打嘴巴,更不可能因此而否定音樂上的成就(又,推崇方大同首四張專輯的人,都是因為歌詞和概念嗎?)。《JTW 西遊記》的 20 首歌,以單曲的角度來說,每一首都是上乘之作,音樂上確實令人非常享受,這不已是足夠推薦的理由嗎?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