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顧芮寧:我不是 Rock 女

2016年05月27日

「聽唔聽得明我啲廣東話?」筆者跟顧芮寧(Elaine Koo)做訪問,就是由這個問題開始。當然,是她問我的。三年前首次訪問顧芮寧,只能以普通話對談,其實當時即使她堅持要說廣東話,我可能也只會回應一句:不如都係講返普通話好嗎。事隔三年,顧芮寧首張個人專輯終於推出,她已能說一口頗流利的廣東話,是有點口音,但肯定不會聽得辛苦。

三年前,顧芮寧來港發展,拍住鄧建明,以「結他神雕俠侶」這個稱號闖入香港樂壇,可是很快便沒有下文,原來她後來回到了北京閉關寫歌。最近,她的首張專輯終於面世了。

南下發展 先唱廣東歌

來香港發展,自然要說廣東話,顧芮寧也很明白這個道理。三年前她來港發展,也是先唱廣東歌(首支派台歌〈我只需要知道〉),還拍住鄧建明,以「結他神雕俠侶」這個其實諗返都覺得有啲肉麻嘅「偽組合名稱」做宣傳,希望能打入香港的市場。不過,翌年推出了單曲〈三千公里的理想〉後,就再沒有下文,原來是「在香港寫唔到歌」的緣故。

「可能唔慣香港嘅生活方式,加上語言不通,喺香港寫唔到歌。於是我就返北京閉關寫歌,寫咗一個月多。最後我交咗十幾隻歌畀公司,佢哋揀咗七隻,再加埋之前三隻,咁就出咗呢隻碟。」新寫的歌倒全是普通話的,但不是因為要配合內地市場,而是她希望唱自己所寫的,「我覺得錄廣東歌係好有意思,但我而家廣東話仲係唔叻,寫唔到廣東歌詞」,她說希望日後多唱廣東歌,認為這對語言能力提升很有幫助,「因為錄音要求發音標準,咁先會知道邊一個字係唔啱嘅,平時唔會有人挑剔你。」

說來,成件事其實好弔詭。顧芮寧是南京人,在南京長大,她四歲便學琵琶,因為在南京藝術學院音樂系就讀時要多學一種樂器,於是與結他結緣,從「正統」走向「狂野」。畢業後還組過樂隊,是 V4 的主音兼結他手。因為在北京一個派對上認識了譚詠麟,被邀請擔任其巡唱結他手,漸漸步入了香港的音樂圈。當香港歌手都北上賺人仔,連廣東歌都少唱時,她選擇了南下發展。

猛人雲集 中港台結他手齊撐

「我嚟香港發展時,好想同香港嘅樂手有多啲交流,學習吓,而做校長嘅 tour 時就識得一班 band 隊嘅結他手,譬如 Joey 哥(Joey Tang)同 Joey V,咁我覺得呢啲音樂上嘅交流係好有意思嘅。」而這也是顧芮寧這張同名專輯《Elaine Koo》的概念由來,每一首歌都找來一位結他手客席演奏,從而接觸更多香港的結他手和音樂人,「又可以了解佢哋點樣做錄音,同埋認識多啲香港嘅文化」。

但專輯中出現的結他手並非全是香港人,也有內地著名的結他手李延亮,對於香港樂迷而言,對他的認識大概是從王菲的專輯開始,他也曾擔任王菲巡唱的結他手。「我想介紹內地嘅結他手畀香港人認識,因為內地都有好厲害嘅結他手」,除了李延亮,專輯中另一個「海外」勢力,是五月天的結他手怪獸,所以也可以說,《Elaine Koo》是集合了中港台結他手的力量。

只是,顧芮寧畢竟是新人,要請得郁怪獸、黃貫中等她之前並不認識的當紅結他手,當然不容易。可喜是她簽的是「大廠」(環球唱片),有一定的牙力,但更重要是她的結他技術、她創作的歌和這張專輯的概念,吸引到這班結他手參與。「可能佢哋都想撐吓樂壇新力量,好開心佢哋肯幫手。」顧芮寧謙虛的說。

問到有沒有哪位結他手很想邀請,但最終未能成事,顧芮寧給了筆者一個意外的答案:Orianthi。「我好想同佢合作,因為我同佢都係幫同一個結他牌子(PRS)做代言,而且都係女結他手,但可能檔期問題,最後都係未能夠成事。」Orianthi 曾經被 Michael Jackson 選中擔任「This Is It」巡唱的結他手之一,出席了所有「This Is It」演唱會的綵排,可惜巡唱還未正式開始,Michael Jackson 便已離樂迷而去了。

三年前,顧芮寧來港發展,拍住鄧建明,以「結他神雕俠侶」這個稱號闖入香港樂壇,可是很快便沒有下文,原來她後來回到了北京閉關寫歌。最近,她的首張專輯終於面世了。

中西合壁 當琵琶遇上搖滾

有份參與的結他手主要是以演奏為主,在編曲的構思上並未有加入個人意見,顧芮寧說「覺得首歌幾啱佢先搵佢」,但有些結他手風格很強,幾乎一聽便聽得出來了。黃貫中有份參與的〈隨心流浪〉,歌曲尾段更有近一分鐘的 solo,精彩到極。

編曲上,新寫的歌大部分由 Johnny Yim 負責,只有〈撐過黑暗〉是由一位九十後的音樂新力軍鍾楚翹操刀,而這也是全碟最具特色的一首歌曲,帶點迷幻氣息,而且加入了顧芮寧自幼便學習的琵琶,中西合壁。她在初出道的時候,已曾表示希望將琵琶融合到搖滾音樂之中,「我唔想特登去做,但呢次我覺得係幾成功,我試過琵琶加 effect 去玩,但出嚟嘅聲音係似結他,我覺得如果係咁點解唔用結他呢?我想要返原本嘅聲音,於是只係做咗少少後期處理,總之要聽得出係琵琶。」

而這首歌最終被選為主打歌之一。「我估唔到公司會主打呢首歌,因為呢首唔係好 Pop 嘅歌,有啲實驗性,但我覺得音樂係需要呢啲實驗性。我好鍾意 Pink Floyd,我覺得佢哋就係創造咗好多唔同嘅聲音,有好實驗性嘅嘢,我希望可以做到呢樣嘢。」這首歌曲顧芮寧找來 Terry Chan 彈結他,二人是在「左麟右李」演唱會認識的,「之前佢係彈 bass、彈 keyboard,亦係好勁嘅 producer,但因為做咗左麟右李,我知道佢都係好厲害嘅結他手,佢真係畀到好多驚喜我,你聽到個音色係左右兩邊不停飛來飛去,令到呢首歌迷幻色彩好濃。」

三年前,顧芮寧來港發展,拍住鄧建明,以「結他神雕俠侶」這個稱號闖入香港樂壇,可是很快便沒有下文,原來她後來回到了北京閉關寫歌。最近,她的首張專輯終於面世了。

不只搖滾 不同元素共冶一爐

所以,大家別以為顧芮寧只有那些很硬橋硬馬的搖滾音樂,她也有為自己的作品注入很多不同的元素,像〈自救〉就有點 funk 的味道,〈多謝你愛我〉則是一首很典型的情歌,她三年前的第一首派台歌〈我只需要知道〉,在 C.Y. Kong 的編曲底下,甚至佈滿很多精彩的電子聲效。「好多人話 Elaine 成個 Rock 女咁,但我自己唔係好覺得,我覺得我係 Rock 底,但唔係 Rock 女,我希望大家喺我嘅音樂裡面,聽到唔同嘅元素,同埋唔同嘅可能性,唔單只係 Rock。」

搖滾在香港的流行音樂「市場」上一直不被看好,成功(如果膚淺地只以商業成就計算)的例子寥寥可數,Rock 女也好,Rock 底也好,同樣困難重重。但顧芮寧仍然認為來港發展,比在神州大地更好:「我覺得做音樂都係想多啲人聽到,內地太多人了,其實反而會少啲人聽到。」她笑言要好努力做宣傳,希望多些人知道有這張專輯,新碟附送她早前演出的 DVD,她說不能錯過:「我覺得音樂除咗聽之外都應該要睇,最好係 live,如果睇唔到都可以睇呢張 DVD。」結他手都是希望被「看見」吧?當然,又有哪個音樂人不渴望這樣呢?

三年前,顧芮寧來港發展,拍住鄧建明,以「結他神雕俠侶」這個稱號闖入香港樂壇,可是很快便沒有下文,原來她後來回到了北京閉關寫歌。最近,她的首張專輯終於面世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