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給我一個道歉》:政治敏感該怎處理呢?

2018年06月13日

港產片《中英街 1 號》試闖六七暴動政治禁忌,反思 21 世紀青年社運,結果眼高手低,兩面不討好。

「拍一齣好戲」是該片導演的堅持。若然如此,大叔強烈建議這位還在教電影的大師,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劇情片《給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學習如何運用電影語言說故事。

港產片《中英街 1 號》試闖六七暴動政治禁忌,反思 21 世紀青年社運,結果眼高手低,大叔強烈建議這位還在教電影的大師,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劇情片《給我一個道歉》,學習如何運用電影語言說故事。

這部黎巴嫩首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的小品,當中提及的是段血淋淋的種族衝突,還有至今仍未化解的內部矛盾。故事涉及巴勒斯坦難民與黎巴嫩的內戰,處理稍一不慎就會出事。

故事由黎巴嫩籍的車房老闆東尼,和本身為巴基斯坦難民的建築工頭葉瑟之間的一件小事開始。葉瑟好心幫東尼家外違章的排水口駁水管,東尼無情地打爛,葉瑟以粗口回應,就是這麼回事。東尼追究到底,不論老婆勸交,或葉瑟老闆出面求和也無補於事。葉瑟唯有沉住氣硬著頭皮道歉,怎料東尼看過電視重播以色列前總理沙龍的講話後突然「上頭」,辱罵像對方一樣的巴基斯坦難民應被滅族;葉瑟以拳頭回應,終於二人對簿公堂,東尼堅持要得到一個道歉。

說到這裡,你該同情可憐的葉瑟吧?劇情發展慢慢鋪排導引,暴躁的東尼先是蠻不講理,在法庭初審時拒絕再說罵葉瑟的話,被法官教訓兼敗訴,其後找上知名右翼大狀幫忙,彷彿是反派;葉瑟先主動自首,一人做事一人當,加上弱勢難民光環和好心的設定,還有那位找上門幫他的人權律師,觀眾很容易對他投以同情之心,把他當成正派。

但電影語言並非這樣處理。畫面在顏色或運鏡沒有刻意將東尼塑造成壞人,反之他造了惡夢,深宵失眠,有屈難伸。

緊隨是東尼上訴,官司變成全國性事件,東尼的「劣行」被民眾批評,被當成極端右翼,有人更乘機搞事釀成衝突。矛盾隨事件逐步被披露推至最高點,連總統也不得不出馬調停二人,但不得要領。東尼還是堅持要葉瑟的一句道歉。

港產片《中英街 1 號》試闖六七暴動政治禁忌,反思 21 世紀青年社運,結果眼高手低,大叔強烈建議這位還在教電影的大師,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劇情片《給我一個道歉》,學習如何運用電影語言說故事。

電影去到最後三十分鐘終於出現大逆轉,東尼的身世被代表公師公開,原來他是 1976 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大屠殺下的生還者。因他的遭遇,亦埋下對巴勒斯坦人的仇恨;他看似欺壓別人,實情和葉瑟一樣弱小,更糟的是其慘痛經歷,甚至被所相信的政黨遺忘。他受的這兩拳,又是該承受的嗎?

至此,葉瑟和其代表律師也無言,於是,他就以另一種方法令東尼得到他所求的道歉,至於是甚麼,請入場觀看了解。

你以為是一場強對弱,左對右,人道主義和本土利益之間的衝突嗎?都錯了,兩人各自活在仇恨的陰影下,沒有誰比誰高尚。

最後,畫面也變得明亮,加上充滿活力的配樂,東尼(或他代表的黎巴嫩人)的歷史傷痕公諸於世,也被大眾所理解,納悶隨即一掃而空。假設的正反立場是非對錯也被一次過打倒,因為大家都承受戰爭與衝突遺留的陣痛。亦只有這樣,才有令傷口復原,繼續往前走的基礎。

港產片《中英街 1 號》試闖六七暴動政治禁忌,反思 21 世紀青年社運,結果眼高手低,大叔強烈建議這位還在教電影的大師,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劇情片《給我一個道歉》,學習如何運用電影語言說故事。

其實再細心一點留意的話,也看得出導演在角色設計上,已將東尼說成葉瑟是一樣的「好人」,有和好的基礎。例如,前者偏好德國汽車零件,後者偏愛德國建築機器,兩人同因對品質的追求厭惡中國貨。而葉瑟在庭上說出其偏好時,東尼更在後面點點頭,如此精細的表情設計,是真正的用畫面說故事。 其次,葉瑟主動修東尼的水喉,東尼亦在葉瑟的車壞掉時主動伸出援手。最後,二人同樣對家人和下屬盡責。將他們並行比較,差別就只在於種族而已。

故事的呈現上,導演沒有刻意賣弄黑白調色,也沒過分精巧運鏡,反之是用常見的法庭戲處理之,純粹靠對白和演技帶起觀眾情緒。字裡行間,也可令觀眾反思,活在偏聽的主流下,被「塑造」成的弱小陳列在媒體上,那其他受傷害的個體會受到該有的關注嗎?我們就如初審的法官,或幫助葉瑟的人權律師一樣,一開始就被「弱勢」的光環所蒙蔽了。

只能說,唯有正視歷史,才能去說歷史的故事。

港產片《中英街 1 號》試闖六七暴動政治禁忌,反思 21 世紀青年社運,結果眼高手低,大叔強烈建議這位還在教電影的大師,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劇情片《給我一個道歉》,學習如何運用電影語言說故事。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