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最後的情書》:名為「岩井俊二」的日本專用 Filter

2020年09月03日

下文假設大家已看過日本導演岩井俊二首部華語作品《你好,之華》,亦假設你已了解及同意故事的安排、人物刻劃及主線。關於上述作品詳情,請參考本站於 2018 年刊登的另一影評

沒有比較,沒有痛苦。若沒有《最後的情書》,普羅觀眾也不會察覺,岩井俊二的一套美學觀和世界觀,確實只適用於日本。

沒有比較,沒有痛苦。若沒有《最後的情書》,普羅觀眾也不會察覺,岩井俊二的一套美學觀和世界觀,確實只適用於日本。

《你好,之華》的孖生姊妹《最後的情書》(Last Letter),故事結構與角色形成幾乎一樣。因為改編自同一篇岩井創作的小說,故同樣是「書信」間錯摸,陳述往日情事連繫男女主角及下一代,差別只在些微改動,如省略了之南 / 裕里尋找幼子的部分,以及之南 / 裕里奶奶的秘密情事等,更為集中主線。

毫不意外地,《你好,之華》和《最後的情書》同樣散發同一種「岩井風格」,調色、運鏡、剪接近乎同出一轍,只有實體空間的差別。偏偏,在中國大連上發生的一切,令人感覺矯揉造作,過度美化老舊的城鄉,營造極不貼地的「中式」中產家庭氛圍。或者,創作人努力表現鄉間的純真,歲月的靜好,但就是格格不入。普遍港、台觀眾對中國的認知,單講校園,共產黨的標誌與字句,極搶眼的紅色領帶,還有特別礙眼的黨報,何解突然被消失?同理,強國三四線城市的過度俗氣或破落,那些平頭裝的男人、庸姿俗粉的大媽亦統統不見,彷彿被後期特技「執走」了。

沒有比較,沒有痛苦。若沒有《最後的情書》,普羅觀眾也不會察覺,岩井俊二的一套美學觀和世界觀,確實只適用於日本。

視覺礙眼,自然就質疑故事鋪排,變相令書信也變成「造作」一部分,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我們看《情書》的這代人都長大了,已領教何謂現實。

同一套美學觀在《最後的情書》卻沒有違和感。單講男主角,福山雅治的落泊中年相貌,遠比偽文青秦昊來得真實和合理;廣瀨鈴展現的空氣感,比張子楓的鄉土味來得吸引。明明不太貼地的「書信」錯摸,不知何解在日本變得更合乎情理。或者,作為觀眾的仍相信日本人在急速變化的時代中,仍會保存好些生活傳統。電子支付不流行,好些人仍堅持使用摺機,服裝店試身時一定要脫鞋⋯等等。明明有 Line 也要寫信溝通?確實「可能」發生。

沒有比較,沒有痛苦。若沒有《最後的情書》,普羅觀眾也不會察覺,岩井俊二的一套美學觀和世界觀,確實只適用於日本。

感覺上,《你好,之華》的優勝之處,只在女主角周迅。當紅中國女演員中,她演技好,也表現別具菱角的特殊氣質,除了寫信的特寫鏡頭被過度美化,整體表現比起女神級的松隆子更實在。後者不是不美,只在於太入戲,真的是普通師奶一名。

須知道,岩井俊二是拍 mv 出身的,修飾、美化、夢幻是其本行。在缺乏幻想空間,城鄉也不太漂亮,同時缺乏深入認識的中國,他的一套世界觀水土不服令人不感意外。

最後的結論︰世上只有一個日本,亦只有一個岩井俊二。錢和權力,買不了氣質。

沒有比較,沒有痛苦。若沒有《最後的情書》,普羅觀眾也不會察覺,岩井俊二的一套美學觀和世界觀,確實只適用於日本。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