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不算深刻,仍然感動

2020年01月17日

看《星夢女神:茱地嘉蘭》(Judy),電影完場時我才知道原來是舞台劇改編。電影頗有娛樂性,單為女主角雲妮絲惠嘉(Renée Zellweger)傾盡全力的演出也值得入場。不過整體來說又不是一齣很突出的電影,故事略嫌簡單,幾段人物關係浮光略面,反而加插了連場歌舞,如果看原裝版本的舞台劇,可能感受會更深。

雲妮絲惠嘉表達到角色的脆弱、天真、世故和最重要那觸摸不定的精神狀態,連場歌舞亦不失禮,技藝中有演技,如贏金球後拿小金人,也是實至名歸。

巨星的最後光輝

茱地嘉蘭(Judy Garland)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天王巨星,兩歲起已在舞台表演。她四十多年的人生起跌甚大,拍過不少賣座電影,開了很多演唱會,又做過電視節目主持人。她天生好嗓子,但因為濫藥酗酒,不時失場失蹤,中年時事業開始走下坡,理財不善更弄至債台高築。結過五次婚,有三個孩子,一直到死前幾個月仍有在舞台表演。這樣複雜又悲劇的人生,如要拍成傳記片,不愁沒有素材。

但《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不是巨星的傳記片,它只聚焦在茱地嘉蘭死前六個月那次倫敦演唱會,中間縱有穿插她出道時拍攝《綠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的片段,但著墨不多。

電影開始時,茱地嘉蘭因為狀態不穩定,經常失場,在美國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前,淪落到小劇場表演,更要帶同一對子女同台演出,賺取微薄的歌酬。她因為要籌錢聘律師爭取一對子女的撫養權,不情願地接下倫敦的表演工作。撇下一對子女的茱地嘉蘭孤身在倫敦,內心十分寂寞,既渴望同伴,又看不起名氣比不上她的工作伙伴;厭倦工作,但又不捨台上的光輝和觀眾的愛戴。電影就是寫這位巨星既矛盾又痛苦,臨終前最後的光輝歲月。

雲妮絲惠嘉表達到角色的脆弱、天真、世故和最重要那觸摸不定的精神狀態,連場歌舞亦不失禮,技藝中有演技,如贏金球後拿小金人,也是實至名歸。

雲妮絲惠嘉將茱地嘉蘭時而恍惚,時而亢奮的精神狀態演得很好。即使濫藥和酗酒,茱地嘉蘭的嗓子沒有爛,只要她集中精神,每次開腔都是天籟之音,不可靠的只是她的狀態。有些時候她瞪著眼睛看似清醒,但魂魄卻在幾千公里以外,但下一秒鐘她又回過神來,全情投入在音樂中。雲妮絲惠嘉把這種在與不在演繹得很好,令觀眾也替劇中人著緊,到底她這次開腔會是闖禍還是正常?

巨星的內心世界難以觸摸,孤獨又要擺架子,習慣了虛偽,一到倫敦就要嫌酒店房冷,嫌排練室不專業,給助手下馬威。觀眾要透過她跟其他人的相處去了解茱地嘉蘭。電影中,她跟最後一任丈夫 Micky Deans(Finn Witrock 飾)由邂逅到結婚再到決裂,是劇中最重要的一段關係,但導演和編劇處理得很公式化,是一開始觀眾已猜到會這樣結束(即使事前不了解茱地嘉蘭的一生)。她和前夫 Sidney Luft(Rufus Sewell 飾)的兩場對手戲亦同樣平淡。還有她跟同是巨星的女兒 Liza Minelli 的對手戲,蜻蜓點水,好像只為滿足部分觀眾的八卦心理而拍。

電影較有趣的兩段關係是茱地嘉蘭跟助手 Rosalyn(Jessie Buckley 飾)以及她跟一對同志歌迷的關係。前者引領觀眾用一個現代的眼光看這個過氣天王巨星,既憐憫又敬佩,而且看到兩人關係的權力轉移,是茱地嘉蘭人生不斷走下坡的縮影。後者一來是表達茱地嘉蘭一向是深受同志愛戴的偶像,二來那段萍水相逢的吃飯戲讓人看到茱地嘉蘭最人性化和寂寞的一面,寂寞得要隨便找人陪自己吃飯。這段吃飯戲很溫馨也頗感人,但跟劇情主線又好像關連不大。

雲妮絲惠嘉表達到角色的脆弱、天真、世故和最重要那觸摸不定的精神狀態,連場歌舞亦不失禮,技藝中有演技,如贏金球後拿小金人,也是實至名歸。

批判荷里活

根據電影,茱地嘉蘭成年後的悲劇很大程度是來自少女時代電影公司對她的箝制和虐待。因為要演《綠野仙踪》的小女孩角色,電影公司要她瘋狂減肥,每天午餐只准喝一碗湯。她餓得搶道具薯條來吃,才吃了一條就被人大罵。還有各式減肥藥、興奮劑和安眠藥等,控制她的體重和作息時間,種下以後濫藥的禍根。

電影的回憶部分,因為都是在片場裡發生的事,拍得有點真假難分。只有短短幾場戲,帶出了訊息,但不夠深刻,削弱了批判性。反而電影尾段時,Rosalyn 替茱地嘉蘭餞行,請她吃蛋糕,這時的茱地嘉蘭已很自由,沒人能管束她吃什麼,但多年來的減肥陰影,讓她吃了一口蛋糕後,無論多美味,她都沒有吃第二口,同桌的人卻自然不過地一口一口吃下去。這個小小的細節呼應少女茱地嘉蘭連吃一條薯條都會被人罵,叫人心酸。

雲妮絲惠嘉憑此片奪得金球獎影后,現在又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是大熱門,我也覺得她勝算甚高。她演的茱地嘉蘭不是模仿大賽,她的外貌身型跟茱地嘉蘭都不像,我甚至覺得她的造型太老,有點過火。不過她這種完全將自己改頭換面,很外露且有力量地投入角色的演法是很容易搶分的演技。茱地嘉蘭在倫敦演唱會,以衰老的身體迸發最後光芒,雲妮絲惠嘉表達到角色的脆弱、天真、世故和最重要那觸摸不定的精神狀態,連場歌舞亦不失禮,技藝中有演技,如贏金球後拿小金人,也是實至名歸。

雲妮絲惠嘉表達到角色的脆弱、天真、世故和最重要那觸摸不定的精神狀態,連場歌舞亦不失禮,技藝中有演技,如贏金球後拿小金人,也是實至名歸。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