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我不是藥神》:世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

2019年01月02日

《我不是藥神》早於去年暑假已於大陸上映,當時已掀起了話題,討論的人非常多,最終票房更高達 30 億人民幣。能在大陸叫好叫座的電影不少,對於香港觀眾而言,早已對那些天文數字票房感到麻木了。直至影片在去年 11 月的金馬獎獲得 7 項提名,並且最終奪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原著劇本兩個大獎,就讓人不得不好奇一下,這部文牧野的導演首作,究竟有多厲害?

《我不是藥神》早於去年暑假已於大陸上映,當時已掀起了話題,最終票房更高達 30 億人民幣。去年 11 月還贏了兩座金馬獎,究竟這部文牧野的導演首作有多厲害?

關於《我不會藥神》的文章已經太多了,似乎沒有必要再寫一篇傳統的影評。倒想從香港觀眾的角度,說說這部電影為甚麼值得一看,以及它跟一般我們看到的大陸電影又有甚麼分別。畢竟喜歡看大陸電影的香港觀眾並不多,而個人認為,《我不是藥神》是很值得大家一看的,所以要以更開放的態度去欣賞。

如果有稍為關心電影資訊的話,大概會知道,《我不是藥神》是改編自真人真事,背後有很多值得探討的社會議題。觀眾也許會擔心:這些議題究竟我能不能看得懂?如果不是那麼關心中國時事,會不會沒有共鳴?筆者敢說,一點問題都沒有。

首先,《我不是藥神》雖然也是「攞獎戲」,卻並不艱澀,拍攝手法上,有一些手提鏡頭的運用,感覺像那些美國的獨立電影。整體的感染力,又令人覺得像在看沒那麼煽情的韓片(也有一點煽情,但應該還及不上韓片吧,筆者認為是可以接受的),基本上是相當親民的。

《我不是藥神》早於去年暑假已於大陸上映,當時已掀起了話題,最終票房更高達 30 億人民幣。去年 11 月還贏了兩座金馬獎,究竟這部文牧野的導演首作有多厲害?

電影說的是甚麼呢?主角程勇本來是賣印度神油的,有一天,一名白血病患者求他從印度代購仿製藥「格列寧」,因為正版藥不在大陸醫保範圍之內,要買的話相當貴,而仿製藥功效基本上與正版無異。陸勇見有利可圖,便踏上走私賣假藥之路,結果也真的能賺大錢,還被病患者封為「藥神」。

可是,賣假藥是犯法的,他總不能一直鋌而走險,謀利的正版藥商人也知道假藥已流入,於是找警方求助。陸勇決定收山,可是這樣做的話,病患者便不能再買平藥,生存下去的希望也就幻滅了。

故事有兩個很大的轉折,首先是程勇不再賣假藥,病人陷入死亡邊緣,甚至有人自殺;另一個轉折你該也猜到了,他又再幫忙代購,而且賣得更平。

詳細的不便多說了,重點是,這兩個轉折都處理得頗自然,細節上的描寫讓你覺得程勇有這樣心態上的轉變是可信的,這方面很值得一讚。

《我不是藥神》早於去年暑假已於大陸上映,當時已掀起了話題,最終票房更高達 30 億人民幣。去年 11 月還贏了兩座金馬獎,究竟這部文牧野的導演首作有多厲害?

《我不是藥神》還引發了中國藥價過高、窮人買藥難(片中也說,世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的討論,觀眾也似乎可以從中更了解背後的資本流動模式,在這個層面而言,中國和其他地方的分別相信不會很大。當然,畢竟是戲劇,而且是大陸的戲劇,真人真事和改編的比重,自然是後者更大。如果大家感興趣,可以去搜尋一下主角原型陸勇的故事,會發現和片中程勇的際遇很不同。

站在觀眾的立場,是否了解真實事件並不重要,這對你欣賞這部戲沒有構成任何影響。倒是你會意外這樣的故事,居然也能通過審查(即使結局也是做壞事便要受到懲罰的模式),難怪有人說,這樣的電影在大陸能多一部就一部。

還有一些旁枝小節是值得一談的:譬如譚卓飾演的鋼管舞女,帶著患病的女兒四處籌錢,更要出賣肉體,就反映了病者的悽苦;周一圍飾演的警察,雖然最初不怎麼喜歡程勇這個人,但在調查假藥案期間,也有徘徊於公義與人情之間的時候,這些配角都讓電影的內容顯得更加豐富。是的,《我不會藥神》是一部商業片,但其社會現實意義、令人反思的內容,也讓它成為一部良心之作。

《我不是藥神》早於去年暑假已於大陸上映,當時已掀起了話題,最終票房更高達 30 億人民幣。去年 11 月還贏了兩座金馬獎,究竟這部文牧野的導演首作有多厲害?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