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嘮嘮嘈嘈】沒有神采的《與神同行》電影版

影視

影視

【嘮嘮嘈嘈】沒有神采的《與神同行》電影版

【嘮嘮嘈嘈】沒有神采的《與神同行》電影版

韓片《與神同行》在香港上映一周,票房達 1,500 萬(港元,下同),以淡季效應加上韓片市場稍窄的市場狀況來說,已是相當不錯。雖然,要突破去年《屍殺列車》達 6,800 萬的數字,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但車太鉉自己,已打破十多年前《我的野蠻女友》逾 1,400 萬的成績。

(含劇透,敬請留意)

從製作水平來說,《與神同行》的確出眾。特技、美指、剪接以至故事鋪排本身,每個環節充滿計算;用古代地獄審判去批判主角,揭開人性陰暗面,表達即使是「貴人」也非「完人」,言之有物;編劇與剪接對觀眾情緒的操弄,更可謂專家級。普通人入場,都被車太鉉那條粵語長片式倫理大悲劇故事線所擊倒,淚花四濺。說韓國商業片領先亞洲並無不妥,但論創意,《與神同行》卻只達香港《陰陽路》級數。

看電影要「卸妝」,還原故事文本再作分析。簡單講,車太鉉出身太窮,差點想殺死全家再自殺但動不了手,於是離家出走自我放逐,為補償努力搵錢養家「救贖」;車弟枉死變成冤魂,從大陰差追捕的過程中揭發故事,令大哥原來一帆風順的地獄審判過程風起雲湧。這種程度的文本,稍有名氣的香港編劇也寫得出吧?頭幾集《陰陽路》的精彩程度,絕不下於今日的《與神同行》電影。

為將電影變成更完整的作品,劇本大幅度刪改原來漫畫的角色與鋪排。最致命的是將原來的地府律師抽走,改由三陰差為主角答辯,力求讓第 48 位貴人超渡令自己有機會重入輪迴道。問題是,《與神同行》的「神」正是指這位律師,以他對法律的認識不分善惡協助亡魂過審判進入輪迴道。沒有這位「神」,那主角又與甚麼「神」同行呢?再說,這位律師打官司的方法出神入化,教人拍案叫絕,故事走黑色幽默路線,與現在的倫理大悲劇,是兩回事。我明白的,將漫畫改編電影需考慮劇情的力量和起伏,但又是否要去到完全抽空原作的地步呢?

問你一個問題,像《與神同行》的故事一定要走悲情嗎?不一定,講地獄的電影多得如天上繁星,由粵語片年代到荷里活大片,各有各的演繹;連 TVB 也拍過《飛越十八層》和《大鬧廣昌隆》,星爺也有《濟公》,不是嗎?逼觀眾流淚的做法,是最俗但又最得普羅歡心的做法,因為大家都會將「催淚」看成「賺人熱淚」,再看成「感動」甚至是「神級」佳作。憑甚麼創作者認為喜劇不可走進「神級」境地呢?想的該是推銷的難度吧。

《與神同行》不爛,但內裡機關重重,處處計算到盡。這樣超公式化商產品能否稱得上是「神作」呢?絕對不是。或許要到馬東錫擔正的第二集,用鬼與神批判韓國社會剝削低下階層,才去到真正「神」的地位。

韓片《與神同行》在香港上映一周,票房達 1,500 萬(港元,下同),以淡季效應加上韓片市場稍窄的市場狀況來說,已是相當不錯。雖然,要突破去年《屍殺列車》達 6,800 萬的數字,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但車太鉉自己,已打破十多年前《我的野蠻女友》逾 1,400 萬的成績。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Most Recent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