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玩轉極樂園》:是突破還是保守?

2017年12月21日

彼思(Pixar)動畫陪伴無數人成長,故事歌頌友情、親情、勇氣、謙卑、夢想在生命裡頭的重要性,調子溫馨動人,往往讓觀眾笑中有淚,坐擁龐大粉絲群。然而,近年彼思工作室的氣勢有回落的跡象,非續集原創作品除了《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外,就再沒有引起很大回響,反而更多是靠彼思動畫龍頭的招牌和系列作品,來延續票房和口碑,有停滯不前之感。最新作品《玩轉極樂園》(Coco)以墨西哥民族為故事主角,以當地傳統亡靈節和風土人情作背景,題材獨特,表面上兵行險著,實際宛如家庭劇般保險,甚至可以說是保守。

彼思工作室的最新作品《玩轉極樂園》(Coco)以墨西哥民族為故事主角,以當地傳統亡靈節和風土人情作背景,題材獨特,表面上兵行險著,實際宛如家庭劇般保險,甚至可以說是保守。

故事以夢想和家庭引起的衝突起首,曾曾祖父為了音樂踏上舞台拋棄家庭,自此整個世代的家族視音樂為禁忌、詛咒,只怪主角米哥生錯門戶,熱愛音樂的他一直被家人阻止接觸任何音樂,當被發現秘密收藏結他、唱片,整個家庭立刻挺身對抗這名擁有夢想的小孩,一下子把結他摔破。這個夢想 vs. 家庭的序幕,實在寫得真實而有意思。現實上有多少人為了自己的夢想而跟家人抗衡,老一輩總覺得你的夢不切實際、不能當飯吃,這個處境每人總會遇上,或者無奈屈服於他人的言語中,就像 RubberBand 的一首歌〈挾持〉所唱,「與你決裂 或做人質」?是彼思動畫少有的複雜性,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還是有辦法讓兩者取得平衡?《玩轉極樂園》劇本的第一幕建立了富有深度的衝突和難題。

彼思工作室的最新作品《玩轉極樂園》(Coco)以墨西哥民族為故事主角,以當地傳統亡靈節和風土人情作背景,題材獨特,表面上兵行險著,實際宛如家庭劇般保險,甚至可以說是保守。

可惜,隨著戲劇推進,電影演變成一個家族歷史與歷險故事。逐夢不再緊要,只是一個幌子,最重要還是傳統家庭價值和意義,不論生死,總會互相守候、扶持。故事由米哥發現偶像曲臣是大壞蛋,他的曾曾祖父原來是一直徘徊身邊的孤苦遊魂,加上當年幕後真相的揭盅,已經急轉為「家人齊心,其利斷金」正義 vs. 邪惡的歷險故事。影片開始提出現實 vs. 理想的衝突,如何解決兩者的矛盾,一下子便以家庭為核心的主題輕易解決,可謂取易不取難。只要故事觸動人心,觀眾淚流披面,創作人已覺成功。因此捨棄饒有深意的故事定位,要夢想定要屋企?兩者如何平衡?無家可歸的亡靈怎樣安息?其實亡靈節與「音樂夢」的題材還有很多可以發掘的主題深度。

電影中有三個追夢者,萬世巨星曲臣、真正的曾曾祖父阿德和米哥,在路途上各有不同的遭遇。才華橫溢的阿德本為曲臣拍檔,卻因為不忍拋低妻女,而打消進入音樂事業的念頭。豈料曲臣憤而將他毒害,偷走其創作心血結晶,並隨即聲名大噪。他們一個選擇家人中途退出,一個選擇舞台,最後取得非凡成就(先莫論其手段),曲臣會否也是個捨棄家庭的逐夢者?這樣代表要追求夢想就沒有家庭嗎?假若阿德沒有放棄唱歌,今天站在台上的會是兩個超級巨星嗎?達成夢想,卻要受到家族世代的懲罰和厭惡,這樣公平嗎?主角米哥仍是個小孩,最後嫲嫲等人明白當年真相後,重新接受音樂,但終有一日,他會面臨太太公阿德的兩難抉擇。在世界不同的舞台上表演,便注定要離開或暫別自己的家庭。那時候,他會如何選擇?家人又會如何反應?電影其實一直在兜圈,沒有說到甚麼。

彼思工作室的最新作品《玩轉極樂園》(Coco)以墨西哥民族為故事主角,以當地傳統亡靈節和風土人情作背景,題材獨特,表面上兵行險著,實際宛如家庭劇般保險,甚至可以說是保守。

反而電影的副題,表現「所有藝術形式說的故事都是真實」,比起親情逾越一切的主題更為有趣。片中的真相藉由銀幕上放映的電影慢慢揭開,曲臣狡辯那只是電影來的。然而電影的形式雖然是虛構,但內容可以是真實的,甚至能揭示表象看不見的真相;音樂的情感是真實的,但背後或許另有更多虛假的內情和故事,甚至是騙局。不過到最後,所有創作也是真的。

結局的表演攝影機成為記錄並公開真相的工具和手段,真實地記錄如此邪惡的內情,以影像保存真相,傳揚下去。音樂也如是,喚醒幾代人們的記憶。

即使遙遠,也伸手可及。

彼思工作室的最新作品《玩轉極樂園》(Coco)以墨西哥民族為故事主角,以當地傳統亡靈節和風土人情作背景,題材獨特,表面上兵行險著,實際宛如家庭劇般保險,甚至可以說是保守。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