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醉美的一課》:酒精、失序與 Hygge

2021年05月07日

榮獲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麥片《醉美的一課》(Another Round),若只當成一般中年危機故事,借醉逃避現實的話,就未免太魯莽——稍有腦袋的話,該意識到這種題材的作品已上演過千百次,想的是它何以突圍而出?更何況,電影是出自當地大師 Thomas Vinterberg 之手,身為 Dogme 95 發起人,過去作品更跨越不同類型,電影怎會如此簡單?

榮獲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麥片《醉美的一課》,若只當成一般中年危機故事,借醉逃避現實的話,就未免太魯莽。

先簡介電影,4 位面對生活危機的中年教師,實踐挪威心理學家芬恩斯卡德鲁德(Finn Skårderud)的建議,提升人血液體酒精濃度至 0.05%,以提升生活效率及情趣。起初效果的確不錯,但飲得愈多生活問題反而更多。手到拿來的命題,何解贏得奧斯卡殊榮?

首先,是你可能誤解了它。須知道,丹麥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之一,亦是出名的酒精大國,不單有嘉士伯,飲酒根本是他們生活習慣的部分。這裡,在片頭看似無關的啤酒大賽已有所暗示。丹麥中有「hygge」一字,意思大概是一種「舒服狀況」的呈現,代表愉快、自在、活在當下、拋開煩惱等等。而達至 hygge 的條件之一,是「平等參與」,例如︰一齊享受酒精。換言之,主角 Martin (Mads Mikkelsen 飾)等大叔因生活滴酒不沾,生活的確是走入死胡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脫離了社群生活。學生嫌你悶,妻子嫌沒情趣,是他們脫離了 hygge 這狀態。

榮獲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麥片《醉美的一課》,若只當成一般中年危機故事,借醉逃避現實的話,就未免太魯莽。

他們做的實驗,就是透過微醉重返 hygge 的手法。又換另一種說法,大人的生活被各種形式規範,可以放棄自己一點點自控,以換取較歡愉的生活嗎?如是者,所討論的是容許自己進入微醺狀態,局部失序以換取一時之快,是可取的做法嗎?但下一步,放棄更多的自制進入更失序的境況,又可行嗎?事實上是不可能,因為他們已經醉了。最終有人選擇回頭,有人一醉不醒。

《醉美的一課》有很多強烈對比︰如規限與失序、青春與中年。Martin 被生活逼得透不過氣,又沒有傾訴對象,而且滴酒不沾——他離群了;然後他借酒精局部失序,竟然成功與一班高中學生 connect,修理夫妻關係,生活過得更愉快。然後是全面爛醉的失控,生活一切問題都垮掉了。最後 Martin 隨心所欲跳舞的一場,顯然是對 hygge 的呈現,亦是心境最愉快、自在,從失序中獲得真正自在的時刻,相當討喜。

榮獲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麥片《醉美的一課》,若只當成一般中年危機故事,借醉逃避現實的話,就未免太魯莽。

關於失序,又可引伸至導演本身。就在電影拍攝開始後 4 日,他的女兒 Ida 在非洲遇上車禍身亡,原定她將飾演其中一名高中生。她的意外離世成為人生最大遺憾之一,隨之引發的生活危機,又可扣到電影故事本身。

顯然,導演想講的丹麥的飲酒文化與 hygge 態度,中年危機不過是包裝花紙。亦難怪此片在奧斯卡頒獎禮奪標,因若從四位中年人買醉,如此生活故事就能深刻檢視當地文化,又的確是高招。能與之在奧斯卡上較勁的,可能只有《波斯密語》——但它是白俄羅斯電影,因當地政府鎮壓示威者,被除名了。

榮獲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麥片《醉美的一課》,若只當成一般中年危機故事,借醉逃避現實的話,就未免太魯莽。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