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喪盡癲才》代表了「蛋治」重生?抑或,他一直都在?

《喪盡癲才》代表了「蛋治」重生?抑或,他一直都在?

老實,今日今日講尼古拉斯基治(Nicolas Cage)是很 hardcore 的事情,情如講狄龍,食得㗎?哦,是《英雄本色》的龍哥。但話說回頭,「蛋治」(香港影迷對他的「親切」稱呼)卻實在地是好幾代人的集體回憶,只是切入的時間點不同而已。

老一輩認識的,是《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甚至更早年代的蛋治,他「真性情」——率性、狂野、燥狂,極端的情感表達,是當時(或直至現在)少見的。也讓觀眾見識了,戲原來真的可以這樣去演,問候人老親的時候是可如此地鏗鏘有力。那個被認同的蛋治,因奧斯卡金像獎被冠上「影帝」之名。從此,他的名字變成「實力演技」的代名詞,也代表著率性和浮躁的演戲方式,他的 F————bomb,well,只此一家。

老實,今日今日講尼古拉斯基治(Nicolas Cage)是很 hardcore 的事情,情如講狄龍,食得㗎?哦,是《英雄本色》的龍哥。但話說回頭,「蛋治」(香港影迷對他的「親切」稱呼)卻實在地是好幾代人的集體回憶,只是切入的時間點不同而已。
老一輩認識的,是《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甚至更早年代的蛋治,他「真性情」——率性、狂野、燥狂,極端的情感表達,是當時(或直至現在)少見的。也讓觀眾見識了,戲原來真的可以這樣去演,問候人老親的時候是可如此地鏗鏘有力。那個被認同的蛋治,因奧斯卡金像獎被冠上「影帝」之名。從此,他的名字變成「實力演技」的代名詞,也代表著率性和浮躁的演戲方式,他的 F————bomb,well,只此一家。
《何必偏偏玩謝我》

未幾,就進入大叔對電影有意識的年代,大概是 90 年代中至 20 世紀末。被奧斯卡鍍金的蛋治理所當然地進入主流商業領域,由《驚天動地》(Con Air)和《石破天驚》(The Rock),到《奪面雙雄》(Face/Off)再到《極速 60 秒》(Gone in 60 Seconds),只要蛋治現身就例必大收。老外不認識發哥不緊要,有蛋治在《奪面雙雄》扮 John Travolta 換臉扮自己原有的反派(做臥底嘛),掏出雙槍大玩 gun-fu,有夠瘋狂,挑戰演技極限了吧?還有《何必偏偏玩謝我》(Adaptation.)一人分飾兩角呢?一樣技驚四座。總之有蛋治在,製作質素差極有譜。

再經歷《軍火之王》(Lord of War)和《驚天奪寶》(The National Treasure),就開始發現不對勁,何解蛋治老是常出現?由喜劇到動作再到獨立片,連 Indiana Jones 都扮,還有甚麼蛋治不能演?與此同時,像他這類歇斯底里 ,用力度 120% 的演繹,好像有點問題似的?同時,2000 年代末傳出他洗腳不抹腳,大洗過頭須接戲還債,於是來者不拒。蛋治的崩壞期亦正式開始。代表之一是翻拍英國恐怖片《The Wicker Man》,末段 "Not the bees!" 的大暴走,為早年討論區最為人津津樂道的 memes 之一。

老實,今日今日講尼古拉斯基治(Nicolas Cage)是很 hardcore 的事情,情如講狄龍,食得㗎?哦,是《英雄本色》的龍哥。但話說回頭,「蛋治」(香港影迷對他的「親切」稱呼)卻實在地是好幾代人的集體回憶,只是切入的時間點不同而已。
老一輩認識的,是《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甚至更早年代的蛋治,他「真性情」——率性、狂野、燥狂,極端的情感表達,是當時(或直至現在)少見的。也讓觀眾見識了,戲原來真的可以這樣去演,問候人老親的時候是可如此地鏗鏘有力。那個被認同的蛋治,因奧斯卡金像獎被冠上「影帝」之名。從此,他的名字變成「實力演技」的代名詞,也代表著率性和浮躁的演戲方式,他的 F————bomb,well,只此一家。
《The Wicker Man》

蛋治一山還有一山低,爛片一部接一部。這時候大叔已在雜誌專寫電影,只要作品有蛋治之名就例牌迴避,因為實在太爛,迪士尼和 Marvel 的魔法也救不了他。實在佩服香港的發行商,只要有蛋治主演的就夠膽買片,情同大隻佬爛片 icon 謝拉畢拿(Gerard Butler)。

但講真,為何打工仔開 OT 是敬業樂業,蛋治逢片必接就是打爛招牌?由神壇跌落谷底,又傳聞他要償還鉅額債務,主流也放棄蛋治。然而絕處逢生,一部《Mandy》,再到《屠出殺樂園》(Willy's Wonderland)和去年的《Pig》(台譯《豬殺令》),被五大片廠放棄的蛋治似乎找到自己的 comfort zone。劇本再荒謬都好,他一樣用心去演,盡演員的職業本分。這時候的蛋治,反而是影迷喜愛的臭豆腐——特別在事事虛假,講求政治正確的時代,像蛋治一樣仰天長嘯式問候人家娘親,令人何等舒暢呢?

去到《喪盡癲才》(The Unbearable Weight of Massive Talent),基本總結全文,由實到虛再到實,為蛋治 41 年演藝人生作個小總結,是惡搞也是致敬。其實,亦只有像蛋治這樣的演員才配得上「癲才」美名,來個集文藝、倫理、動作與演藝哲學的 conclusion?換轉是湯漢斯?他又做得了蛋治嗎?當然不能。珍惜羽毛的他會跟中產品味的 Apple TV+ 簽約,但絕不會大大聲問候別人娘親。

老實,今日今日講尼古拉斯基治(Nicolas Cage)是很 hardcore 的事情,情如講狄龍,食得㗎?哦,是《英雄本色》的龍哥。但話說回頭,「蛋治」(香港影迷對他的「親切」稱呼)卻實在地是好幾代人的集體回憶,只是切入的時間點不同而已。
老一輩認識的,是《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甚至更早年代的蛋治,他「真性情」——率性、狂野、燥狂,極端的情感表達,是當時(或直至現在)少見的。也讓觀眾見識了,戲原來真的可以這樣去演,問候人老親的時候是可如此地鏗鏘有力。那個被認同的蛋治,因奧斯卡金像獎被冠上「影帝」之名。從此,他的名字變成「實力演技」的代名詞,也代表著率性和浮躁的演戲方式,他的 F————bomb,well,只此一家。
《喪盡癲才》

緊貼最新影視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FilmBurns 電影薪火」Facebook 專頁 Instagram 帳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