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影評】《抱抱我的初戀》:輕鬆有腦講平權

【影評】《抱抱我的初戀》:輕鬆有腦講平權

許久之前已留意到,歐美的少年小說和電影喜歡講天才兒童資優生;華語的卻喜聚焦無心向學的反叛少年。近年炙手可熱的美國少年小說作者 John Green 幾本書都是以資優生為主角,最為人熟悉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兩個主角談情會引申到哲學,其中一條重要副線是男主角陪女主角去荷蘭見心儀的作者。《哈里波特》中的哈里固然天賦異稟,女主角妙麗也是資優書蟲。相反華語世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和《我的少女時代》等,男主角都是無心向學的壞學生,華語作者和導演好像不懂寫有型的好學生。(《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蘇博文可能是例外,但他的知性有點空有其表,跟 John Green 筆下的一眾資優男女仍有一段距離。)

《抱抱我的初戀》(Love, Simon)幾位主角未算天才少年,但對白和生活習慣等已見知識份子的雛型。例如主角 Simon 和好友 Leah 去參加化妝舞會,他們扮的不是動漫主角,而是 John Lennon 和小野洋子。Simon 以 Jacques 的名宇跟神秘人 Blue 通電郵,謎底揭開時,原來又有典故。還有配角 Martin,他的外型傻頭傻腦,可博學多才,說話引經據典。電影中很多類似的小趣味,是絕不白癡的青春片。

許久之前已留意到,歐美的少年小說和電影喜歡講天才兒童資優生;華語的卻喜聚焦無心向學的反叛少年。近年炙手可熱的美國少年小說作者 John Green 幾本書都是以資優生為主角,最為人熟悉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兩個主角談情會引申到哲學,其中一條重要副線是男主角陪女主角去荷蘭見心儀的作者。《哈里波特》中的哈里固然天賦異稟,女主角妙麗也是資優書蟲。相反華語世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和《我的少女時代》等,男主角都是無心向學的壞學生,華語作者和導演好像不懂寫有型的好學生。(《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蘇博文可能是例外,但他的知性有點空有其表,跟 John Green 筆下的一眾資優男女仍有一段距離。)

像偵探小說的愛情

《抱抱我的初戀》故事不複雜。主角 Simon 是高中生,有溫暖家庭,又有好友相伴,每天駕著小房車接送好友上學,生活愜意。但他有一個秘密,他是同性戀者。有一天,學校的秘密網站出現了一篇帖文,一個叫 Blue 的人說自己是同性戀者,但身邊沒一個人知道。Simon 化名 Jacques 跟 Blue 通訊,慢慢 Simon 發現自己喜歡了 Blue。可學校幾百個學生,哪個才是 Blue 呢?

電影就是環繞著「誰是 Blue?」的謎團發展,套路有點像偵探小說,每個男生都好像是 Blue,又每個都原來不是。最後揭盅也像很多偵探故事,最大嫌疑的有不在場證據可你看到的又未必是真相或真相的全部⋯⋯(不知這算不算劇透?)

坦白說,謎底不太難猜(甚至我覺得它正路得有點教人失望)。不過,《抱抱我的初戀》是少年愛情小品,不是懸疑劇,趣味來自 Simon 在猜度過程中對各「疑犯」的幻想多於「誰是兇手競猜遊戲」。Simon 幻想自己跟這些有可能是 Blue 的人發展感情,也是一個發掘自己和梳理出櫃勇氣的過程。而且這些片段都拍得很幽默。導演也不避政治不正確,有取笑同性戀者的笑話,即使是「聽見政治正確就掉頭走」的「傳統觀眾」也能笑得開懷。

許久之前已留意到,歐美的少年小說和電影喜歡講天才兒童資優生;華語的卻喜聚焦無心向學的反叛少年。近年炙手可熱的美國少年小說作者 John Green 幾本書都是以資優生為主角,最為人熟悉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兩個主角談情會引申到哲學,其中一條重要副線是男主角陪女主角去荷蘭見心儀的作者。《哈里波特》中的哈里固然天賦異稟,女主角妙麗也是資優書蟲。相反華語世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和《我的少女時代》等,男主角都是無心向學的壞學生,華語作者和導演好像不懂寫有型的好學生。(《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蘇博文可能是例外,但他的知性有點空有其表,跟 John Green 筆下的一眾資優男女仍有一段距離。)

有教育意義,建議學校包場

《抱抱我的初戀》輕鬆惹笑,亦有點浪漫,是高質素的商業電影。不過我覺得這齣電影最大的意義不只娛樂,而是輕鬆又清晰地帶出平權訊息,情節條理分明,連初中生都看得懂,極具教育意義。

講性別平權、種族平權、性傾向平權、家庭崗位平權,一本正經地講,學生哪會聽得入耳?相反,透過一齣有娛樂性,學生們又容易代入的電影,效果事半功倍。《抱抱我的初戀》的故事包含了以上幾項平權(但當然以性傾向平權為主線),不說教,訊息自然滲出,是上好的平權教材。

或許有人會問,需要跟初中生說這些嗎?他們思想簡單,太早灌輸這些訊息好像不太好,還是看傳統或童話一點的故事吧。

如果你知道大部分的校園欺凌其實都跟學生們不了解或不認同各種平權有關(肥仔肥妹、女性化的男學生和少數族裔是最常見的被欺凌對象),你的看法會改變。平權教育,越早越好。

聽說幾年前《五個小孩的校長》創下票房奇蹟,除了映期特長外,很多學校和團體包場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希望香港的中學校長們也會留意到《抱抱我的初戀》,包場跟同學們一起欣賞討論。無需再創奇蹟,能讓最多中學生看到這齣電影就是好事。

許久之前已留意到,歐美的少年小說和電影喜歡講天才兒童資優生;華語的卻喜聚焦無心向學的反叛少年。近年炙手可熱的美國少年小說作者 John Green 幾本書都是以資優生為主角,最為人熟悉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兩個主角談情會引申到哲學,其中一條重要副線是男主角陪女主角去荷蘭見心儀的作者。《哈里波特》中的哈里固然天賦異稟,女主角妙麗也是資優書蟲。相反華語世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和《我的少女時代》等,男主角都是無心向學的壞學生,華語作者和導演好像不懂寫有型的好學生。(《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蘇博文可能是例外,但他的知性有點空有其表,跟 John Green 筆下的一眾資優男女仍有一段距離。)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