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超人》編劇大衛高耶親自解畫 圓滿《基地》70 年改編夢

《超人》編劇大衛高耶親自解畫 圓滿《基地》70 年改編夢

提倡「機械人三法則」,影響力舉足輕重的科幻作家 Isaac Asimov,其代表作《基地》(Foundation)系列長篇小說,可謂現代太空歌劇(Space Opera)類型作品代表作之一,正傳加外傳出版時間長達 50 年,故事世界觀貫穿成千萬的星系,時間線延綿千年,框架之大堪稱史詩式。香港主流觀眾或不認識《基地》,但最近上映的《沙丘瀚戰》(Dune)就是受其啟發而生的流行作品;再說,由《沙丘瀚戰》啟發的《星球大戰》(Star Wars),其世界觀亦有《基地》的影子。該說,《基地》都是兩者的老祖宗。

覺得《沙丘瀚戰》已經很宏大、很史詩式的小朋友們(包括某些影評人),大叔推薦你們抽時間一看《基地》,到時你才明白「大」和「小」的真正比例。

《基地》沒有原力也沒有命定的救世主,反而充滿哲學意味。故事源起於心理學者兼數學家哈利謝頓(Hari Seldon,由美劇《皇冠》裡的喬治六世 Jared Harris 飾演)利用觀測人類集體行為的「心理史學」,推算權傾萬年的銀河帝國將在 500 年後崩解,文明遭受毀滅性破壞,需經歷 3 萬年黑暗期才能復蘇。唯一的解救方法是建立「基地」,將知識整理成「銀河大百科」,方能將黑暗期縮短至 1000 年。銀河帝國的大帝 Cleon 一世及其治下權力機器為免被預言家「奪權」,將他流放至銀河盡頭的星球 Terminus,隨行的學者專家在那裡建立「基地」為末日準備。《基地》的故事,初期就說被流放的人們,如何在艱辛的環境中實踐哈利的「計劃」。

「心理史學」並非虛構,隨科技進步,社會科學研究模型不斷改良,加上大數據的應用,我們的確可從集體行為局部推斷未來發展。《基地》另一偉大之處,正是「心理史學」對現代學術研究的啟發。

一直以來,將《基地》改編影視作品是創作人的夢,70 年來多次流產,因為其框架結構太大,製作成本太高,而且無法在有限時間講故事。若《沙丘瀚戰》是徒步上富士山,《基地》則是阿爾卑斯山,大家該想像到有多難搞吧。經歷多次嘗試和失敗,終於由《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及《蝙幅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編劇大衛哥耶(David S. Goyer)監製,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提倡「機械人三法則」,影響力舉足輕重的科幻作家 Isaac Asimov,其代表作《基地》(Foundation)系列長篇小說,可謂現代太空歌劇(Space Opera)類型作品代表作之一,正傳加外傳出版時間長達 50 年,故事世界觀貫穿成千萬的星系,時間線延綿千年,框架之大堪稱史詩式。香港主流觀眾或不認識《基地》,但最近上映的《沙丘瀚戰》(Dune)就是受其啟發而生的流行作品;再說,由《沙丘瀚戰》啟發的《星球大戰》(Star Wars),其世界觀亦有《基地》的影子。該說,《基地》都是兩者的老祖宗。

他的團隊怎樣做呢?就是原作基礎重新創作,擺脫框架約束,令哲學意味較重的文字作品變成適合主流觀眾的娛樂劇集。他解釋︰「我們抽取《基地》的角色和精髓,即其核心元素,並向原作遺產會說明,改編後《基地》也保持原作的風格。因為即使是資深讀者,也明白不可能將故事每一字每一句改編。」

他再補充,改編最必要做的是為作品注入情感,因為故事本身的風格並非如此,最考功夫的,是要讓有感情的角色帶出故事原有的哲學特色。

改編上另一需要處理的問題是「可讀性」,《基地》的時間線並非停留在某個時間點,劇情橫跨年代的幅度太大,讀者很容易迷失。「故事橫跨不同星系,涉及上千年的時間線,但實際亦可是細小和凝縮架構。我認為,關鍵是在於感情的投入,由撰寫劇本到開拍前,我都跟演員說,不如先放低科技元素,就讓劇集回到最熟悉的倫理劇。比方說,故事其中的少年君主 Brother Dawn(《基地》劇集版中,銀河帝國由 3 位君主——Brother Dwan、Brother Day 及 Brother Dusk 以不停複製身軀的方式永續統治), 他因自己所在的地位不安,而這種成長帶來的不安感是我們所能理解。這份感覺讓觀眾能在所有科幻作品中找到共鳴。」

提倡「機械人三法則」,影響力舉足輕重的科幻作家 Isaac Asimov,其代表作《基地》(Foundation)系列長篇小說,可謂現代太空歌劇(Space Opera)類型作品代表作之一,正傳加外傳出版時間長達 50 年,故事世界觀貫穿成千萬的星系,時間線延綿千年,框架之大堪稱史詩式。香港主流觀眾或不認識《基地》,但最近上映的《沙丘瀚戰》(Dune)就是受其啟發而生的流行作品;再說,由《沙丘瀚戰》啟發的《星球大戰》(Star Wars),其世界觀亦有《基地》的影子。該說,《基地》都是兩者的老祖宗。

《基地》劇集的故事,其中一個巧妙之處在於銀河帝國君主自我複製的「永續統治」。劇組特意藉此放大無法進行權力轉移的世界,回想現世,不論東方到西方,似乎都面對同一問題,強人政治又好政黨輪替又好,終得面對積壓經年的社會危機。大衛進一步解釋︰「劇中三位原創的君主角色,好讓大家理解『改編』是怎麼回事。原著的銀河大帝拒絕改變,僵化的建制無法面對危機,於是我想,如何純粹地去表達內裡的含意呢?強權的君主不斷自我複製,將個人意志強加於整個銀河系——我用這種方式去講作者想說的。即使是複製人,都想在世上留下痕跡;但可悲地,他們都是活在銀河大帝的陰影之下。」

訪問之前先看劇集頭 4 集,其視覺特技的確炫目,由大型飛船到軌道升降機,超文明的大城市以至仿古的皇宮,甚至史前文明遺跡,呈現規模龐大,跨文明交集的銀河系,肯定是本年最出色的電視劇。畢竟是 40 年代的作品,怎樣走出後來者的陰影呢?大衛再三強調原創的重要︰「主流觀眾對『科幻』的想像,不外乎來自《星戰》、《星空奇遇記》(Star Trek)及

《異形》(Alien)等作品;於是,我們在設計階段就堅持原創,由古典風格到未來(找自己的路)。幸運地,我們做到了。」當然,背後涉及高昂的製作成本,亦只有 Apple 這種富可敵國的大企業才負擔得起。若《基地》劇集真的成功,Apple 總算在《Ted Lasso》以外建立另一品牌代表作。

提倡「機械人三法則」,影響力舉足輕重的科幻作家 Isaac Asimov,其代表作《基地》(Foundation)系列長篇小說,可謂現代太空歌劇(Space Opera)類型作品代表作之一,正傳加外傳出版時間長達 50 年,故事世界觀貫穿成千萬的星系,時間線延綿千年,框架之大堪稱史詩式。香港主流觀眾或不認識《基地》,但最近上映的《沙丘瀚戰》(Dune)就是受其啟發而生的流行作品;再說,由《沙丘瀚戰》啟發的《星球大戰》(Star Wars),其世界觀亦有《基地》的影子。該說,《基地》都是兩者的老祖宗。

(按︰「不惜功本」可以幾「不惜」呢?大衛公開表示,《基地》首兩集花費足夠支付一部電影的製作費;就當是荷里活 AA 級大作,成本大概是 1.3 億美金左右。第一季共 10 集,隨時燒掉至少 3 至 4 部電影的預算,即是要花接近甚至超過 4 億美金嗎?果然,蘋果就是大氣)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