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老笠》:生活大爆炸

2016年04月15日

火火導演的《老笠》有兩樣非常「搶眼」的特色:毫無禁忌的語言及炫目的視覺效果,運用得宜,很快便帶引觀眾接受並進入一個荒誕的世界。

火火導演的《老笠》有兩樣非常「搶眼」的特色:毫無禁忌的語言及炫目的視覺效果,運用得宜,很快便帶引觀眾接受並進入一個荒誕的世界。

《老笠》的世界是失常的,「廢青」劉健平(曾國祥)進入便利店一刻,觀眾或會覺得那個場景很不可信,因為香港很少那麼寬廣的便利店(超級市場才有的面積),但從經理(林雪)一開口,流利的港式粗口,加上神經質的女店員美圖(雷琛瑜),這三位人物構成了便利店的骨幹,也正式告訴大家:這不是一部「正常」的電影。

第一位顧客老嘢(馮淬帆)出現,他斤斤計較三文治價錢開始,到即興「老笠」(搶劫)發生,旋即被另一位顧客警員阿仁(姜皓文)化解,然後帶出更大的危機,原來阿仁是被通輯的「黑警」,之後更多奇怪顧客登場……《老笠》不斷地「扭橋」,開始時的確很有驚喜,某些 twist 很瘋狂 ,例如增援警員與劫匪對峙,遇上來換紀念品的小孩,大家便暫停,裝作正常。電影中段已經被形式主導了,到了第二階段的 twist 時(盧惠光飾演的炸彈狂徒出現,到奇怪的拆彈方法),雖然情節更荒誕,但效果卻弱了,火火導演有點迷失於形式之中,幸好美圖與阿平的愛情,「騎呢」之中有踏實的感動。

火火導演的《老笠》有兩樣非常「搶眼」的特色:毫無禁忌的語言及炫目的視覺效果,運用得宜,很快便帶引觀眾接受並進入一個荒誕的世界。

火火由劇場轉戰電影,前作《愛得起》(與馬偉豪合導)及《等我愛你》都是愛情片,看得出他有頗為感性的筆觸。這次風格大改變,拍黑色喜劇,想不到更得心應手。《老笠》藉一宗搶劫案,帶出各式各樣的奇怪人物,反映都市生活的壓抑。藉著劫案引申社會問題,以往也有導演拍過,例如韓國電影《加油.反斗.四條友》,也是由一宗油站搶劫案鬧大至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老笠》更加複雜,將香港各階層壓力無處宣洩的失敗者集中在一處封閉空間,電影海報上有句很傳神的按語:「我個城市塞 L 住咗!」,意即社會有很多毛病,都市人生活壓力大,瀕臨精神崩潰。

觀眾都不難明白,片中便利店便是香港社會的縮影;幾年前的電視劇有一金句:「This city is dying.」這個城市正慢慢死亡,火火用上更暴烈的方法來印證,戲中有段各人的「幻想」情節:大家都有破壞和自我毀滅的意識,總有些欲付諸實行的狂想,只不過一直壓制著。

火火導演的《老笠》有兩樣非常「搶眼」的特色:毫無禁忌的語言及炫目的視覺效果,運用得宜,很快便帶引觀眾接受並進入一個荒誕的世界。

那夜的便利店很不安全。《老笠》是生活大爆炸(經理不斷叫人「加五蚊換爆炸糖」),是集體壓力爆煲引致的悲劇,結局的大爆炸是控訴也是釋放,這部電影表面偏激,但其實有宣洩壓力的治癒作用,只是火火太擔心被指為拍攝無意義電影的廢青導演,所以他在爆炸過後,硬要勾出一個正面的主題(鬼魂那段情節),為社會上的「失敗者」發聲,希望觀眾有同理心,用心良苦,但作用不大。

其實,爆 L 咗咪爆 L 咗囉。

火火導演的《老笠》有兩樣非常「搶眼」的特色:毫無禁忌的語言及炫目的視覺效果,運用得宜,很快便帶引觀眾接受並進入一個荒誕的世界。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